lofter名字来源于本命名字

什么都吃,国产、欧美、蝴蝶蓝等X点小说、仙剑古剑、新番老番、原耽……各种cp都吃

兴致来了产出点渣作_(┐「ε:)_
来找我玩吧!

[星照不宣]颖夜X刘青

一年前写的,挖出来给唯一的颖青机油看,顺便这里也存一份,希望能找到更多星照同好

笔力弱OOC见谅


颖夜X刘青

 

颖夜约刘青出来吃饭,电话里口口声声说是自己请客。

既然有人愿意自掏钱包,刘青自是不会拒绝。于是他很爽快的和颖夜说好了时间地点,待挂了电话放下手机时,他发现自己被三双燃着八卦的眼睛包围了。

失策,居然大意的被这三听见了。刘青这么想着,面上却是一派淡定。

“谁呀谁呀?”这是叶苹。

“莫非是新女朋友?”叶凡摸着下巴严肃思考。

“女朋友你个大头鬼!”小杨毫不客气地斜他一眼,“怎么会有女生请客的道理?”

刘青笑而不语。

“所以是男朋友咯?”叶凡接的很顺。

叶苹和小杨齐齐喷了,叶凡这料下的有点猛,承受不住。

刘青不得不开口澄清了:“瞎猜什么,老朋友而已。”

“哦——”三人交换着眼神,拖长了语调,“原来是那谁啊——”刘青的老朋友就那么两个,一个在场,剩下的那个不必多说。

“喂,我说小青,你俩不够意思啊!喊老朋友吃饭怎能不叫上我呢?”小杨愤愤不已的勾住刘青的肩膀问。

“私事,私事。”刘青继续打太极。

“切,你们两还有什么私事是我不知道的?”小杨更加不满。

“你不知道的多着呢。”刘青把他从身上拉下来,身形一晃,“先走一步。”

“靠!那么快!”叶凡叶苹相视一眼,一左一右拎起小杨大吼,“追!”

 

某约会地。

颖夜冲刘青打了个招呼,“哟,来了啊。”

“嗯。”刘青点点头坐下,随即不客气的叫来服务员点单,刷刷就是一长串。颖夜眼巴巴的看着他,内心一阵滴血。

刘青笑着问他:“这回钱带够了吗?”

“混蛋小青!你又不缺钱!”

“是谁主动要请客来着……”

“谁请客能料到你这种坑人法的。”颖夜摇摇头,然后眼神朝旁边示意,又回过来看着刘青道,“怎么跟着三条尾巴?”

“没办法,电话被听见了,懒得甩掉。”刘青搅了搅咖啡

“你也有今天!”颖夜大笑,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道,“等等!我可不会再给他们付钱啊!”

刘青冲他笑:“同样的招数吃第二次的话,可不是我认识的小夜。”

颖夜挑眉,将一手从桌下伸出,摊开的掌心里赫然是一枚小小的窃听器。

“什么时候处理的?”刘青指指已经损坏的器械。

“早发现这玩意了。”颖夜懒洋洋道,“不是我说,他们三个这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吧,表现的那么显眼,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在跟踪人一样。”

刘青耸肩。

颖夜摆摆手:“算了,不提他们。”

“说吧,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出来了?”

刘青笑:“能。”

“那不就成了。”

颖夜瞟瞟他:“小青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居然进了血组还做到青衣使,真是不可思议。”

当初身体孱弱的少年如今成了人人敬畏的青衣使,实力强大,智谋之深,都令人不容小觑。颖夜不禁感慨起人世无常。但不管怎么说,能再次见到小青,他便很高兴了。

“什么事都有可能性。你别光顾着说我,你自己不也混得像模像样。”

“不混出点名堂,哪好意思来见你们。”

“贫吧你。”刘青笑他,“说起来,上次的事多亏你,你还是那么聪明,即使只有一点点线索,也能一下猜出所有事情。小杨就做不到这样。”

“你这话要让小杨听到,指不定他抄起菜刀就来追杀你。”

“那我就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我说,”颖夜伸出一指戳他,“最近你们那儿,有什么动静没?”

刘青调侃道:“小夜啊小夜,你这是找我套话来了?”工作上的事情两人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刘青知他是分得清是非轻重之人,这话十有八九是随口跑火车。

“无聊,你高兴说就说,不说我又不会逼你。”

“你也逼不了我。”刘青不咸不淡的补充。

“滚滚滚!”

“唔,那就告诉你一件不幸的事好了。”

“说。”

“托你的福,我和我女友分手了。”

颖夜一个白眼送给他,“你和你女朋友分手管我什么事?”

“关系大了。”刘青给他分析了起来,说的那叫一个头头是道,“叫你三天两头打电话过来,P事没有就知道骚扰我,还好巧不巧总是在我约会的时候。你说,一个男人在他女友面前不断接电话也就算了,对方还是什么‘竹马之交’什么‘小夜’,换你你怎么想?”

“哈哈原来是因为这个!那‘小青’你的称呼不是更……”

“闭嘴。”刘青飞了一个眼刀过去。

颖夜假装举手投降状,又好奇道:“喂,于是你就这么分了?也不解释解释?”

“解释过,她不信,我烦她也烦,分了。”

“换女友如换衣,真看不出来小青你……啧啧。”

“看不出什么,别告诉我你这十几年来就没谈过。”

颖夜神神秘秘的凑近了说:“还真没。”

“吹,你就吹。”

“喂你别不信啊!我这么些年的时间全泡在白组上了!平时任务多的压死人,谁像你还有闲心找女人?再说不还有小青你嘛。”

“少贫嘴,你不是早以为我已经死了吗。”

“我认真的,别不信。”颖夜眨眨眼,“小青,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继续待在血组。”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颖夜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真觉得,小杨的想法真是有远见,早早拿了大笔钱就退休了,闲心过日子,多好。”

“是很好,以我们俩现在的条件完全可以做到。但我们都还脱不开身,我这里师之命不可违,你也有你的责任,都是迫不得已。既然做了这一行,有些事就回不去了。这个世界,从来不是想往东就可以不往西的。”

“你说的当然对。”颖夜自是明白其中道理,“所以我也就是想想,不敢奢望太多的。我们两个啊,都放不下太多事情。”

刘青点点头,不做声的搅拌着手中的咖啡。

气氛一时沉默。

颖夜伸手轻轻按住刘青的肩膀:“也别太悲观嘛,其实像现在这样也很好。”

“这你就满足了?”刘青抬头看他。

“知足常乐吧。”颖夜拍拍他的肩。

刘青叹口气,白牙老头选了天资聪颖本性善良的颖夜作关门弟子,也让他看到了什么样的师父教出什么样的徒弟。

颖夜说,现在这样也很好。

刘青并不否认这点。

练术之人从来难以过上寻常人的日子,更何况身处血色黄昏的他们。如果就这么过下去,虽说并没有在一起,但只要知道对方仍活着,并且过得好好的,就已经是很大的满足了。

至于是成家立业还是孤家寡人,也不过是个人的自由。他们都尊重对方的选择。

从少年相伴到青年重逢,彼此在对方的人生中早已占下了很大的分量,不可替代。

最好的同伴,也可以说是最亲的人。

他们或许还有很多改变,或许就此一路走下去。但有些东西永远不会变化。一如那自小用起来的称呼,‘小青’还有‘小夜’,即使相隔多年,依旧能在见面的第一时间自然的叫出。

这就够了。

那次百货大厦的擦肩而过,是两人自小分别之后的第一次照面。只是颖夜的视线被蜂拥而上的路人给挡住,任他如何回头也没能看到那股异常强大的气息的来源,自然也不会知道那个强大术者是自小的玩伴刘青。反而后者早早认出了这个跟踪了严冰一个多小时的人的身份。刘青后来告诉对方,当时自己看他的第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谁。颖夜冲他笑了笑说,可是小杨说,我的模样比起小时候变化很大,要不是我亲口告诉他,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刘青看他一眼,淡淡说,我的眼神会和小杨一样吗?

其实颖夜那时也不是毫无所觉,只是自年少时三人分别后,早不知另两人又是死是活,就算活着,也不知各自过得怎样。血色黄昏可不是培育友情的温床,自拜了白牙为师后,颖夜已没有空闲想别的事,每天都是不断的训练再训练。他们这行人的生活从来都是枯燥又无趣,不管是隐于暗部的杀手,还是挂牌挂号的国家术者。

见了面以后两人还是用了以往的称呼,他叫他小青,他叫他小夜,心照不宣。这种默契浑然天成与生俱来,就算别离再久也记得住。

他们这种人,不管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少年时的回忆往往是最珍贵,最不会忘的。或许这也是他们重逢后的话题往往绕不开那段旧日时光的原因。不得不承认,以两人现在的身份,自是不可能去讨论血组白组的事,这里面包含太多敏感因素。如此,唯一能相聊甚欢的,除了回顾往昔,就剩下一起嘲笑叶凡,或是互相嘴炮。

他说知足常乐,也不无道理。

 

“也该走了。”颖夜看看手表,招来服务员结账,“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事要办。”

“好。”刘青想站起身,颖夜却突然俯过身来,一手将刘青按在座位上,一手轻轻捏住他的下巴迅速朝他唇角贴了上去。刘青整个人都怔住了,忍不住握紧了拳。

“别紧张,小青。”颖夜自是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他抓住刘青的手,握在手心没有松开。刘青任他抓着不放,方才聚起的气息一点一点散了下去。

“小青。”颖夜又叫了他一声,看进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语气认真道,“谢谢你出来陪我,我今天很开心。下次再见。”

 

 

END【什么鬼这就END了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