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名字来源于本命名字

什么都吃,国产、欧美、蝴蝶蓝等X点小说、仙剑古剑、新番老番、原耽……各种cp都吃

兴致来了产出点渣作_(┐「ε:)_
来找我玩吧!

【The Hobbit】性别认知障碍(Kili x Legolas无差)

完结了来LFT备份一下/短篇1万5千字


CP:Kili x Legolas无差

分级:辅导级(PG)

注释:电影背景平行世界,HE

概括来说就是小叶子和山花分别把对方认成了女矮人/女精灵而产生的一出双向误解(x

冷CP自立更生,若有BUG麻烦指出,文渣ooc见谅><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



01

虽然精灵与矮人一向不对盘,矮人对美好事物的喜爱毕竟是无可否认的。

Kili承认精灵们都很漂亮没错,但他们也太瘦了,有着高高的颧骨,却没有矮人们常见的浓密毛发。他想象了一下精灵抱起来的感觉,然后抖了一抖——他可不想被硌到,也不想辛苦扒住比自己高出远不止一个头的精灵——还是个女的。

他们矮人的身高确实比不上精灵与人类,可矮人有着强有力的斧头和威力不亚于任何武器的拳头,更何况他Kili还是个英俊要强的男矮人,若是找个比自己高的女精灵,这压力还是很大的,他可承受不起。

哎,说是这样说,也有看着不错的,比如那边那个领头的金发精灵就很好,腰细腿长,身形匀称,长的也好看。

嗯,就是胸部平了点,还有眼神凶了一点。

Kili对正瞪着自己的金发精灵耸耸肩,用无辜的眼神示意自己的无害。

 

好吧,现在正轻松将注意力集中在观察精灵这事上的Kili所处的情况其实并不是很好,事实上,他和他的同伴们正在林中王国——的牢狱之中。

这可不是说逃就逃的兽人牢狱,没有林中国王Thranduil的命令,他们只能老老实实的被关在这里。没有甘道夫,也没有友好的Elrond领主,更不会有瑞文戴尔优雅行走赏心悦目的精灵们。这个黑森林里的精灵可不一样,同样的背弓带箭,他们可就凌厉多了。

Kili环顾了一圈,他们每个人都被分开关在狭小的单人牢房里,他不知道舅舅Thorin被那些精灵带到哪里去了,他看不到Fili被关在哪一间,他也看不到别的同伴分别都在哪里。可Kili莫名的并不感到紧张。

精灵的地方就算是监狱也是那么的整洁干净,环境容易影响人,或许这是他现在心情并不糟糕的原因之一。也或许是因为他刚才和那个金发精灵对视时,并没有在对方双眼中看到什么狠意。

虽然之前把他们关进去的时候那些精灵推他们进牢房的力道挺大,搜起身来也挺不客气的,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除了被关在这里,精灵不会对他们多么过分的事,甚至,或许他们不久就能被释放。

他这么想着,又飞快瞟了一眼那个金发的精灵,对方这次并没有注意到他,于是Kili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唇。他觉得他就是能从对方面无表情的脸上读出这些,尽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他的同伴们心态可没有他那么好的心态了。他们依旧感到羞辱,嘴里叫嚷谩骂着粗鲁的矮人族话语,用身体撞着牢固的栅栏。直到他们感到累了,这才无力的消停下来。

Kili听了一阵同伴们的动静,撇撇嘴,背靠着墙坐下。

他和Fili是他们之中最年轻的矮人,不论是外形还是心态上,他都只是个青年人,对很多新鲜事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忍不住想要去尝试,去探索。因此Kili心中总有些什么在跃跃欲试,尽管那被他很好的压抑了下去。

Kili并没有忘记那次在瑞文戴尔,他冲着那个抚琴的女精灵眨眼吸引她的注意,并在同伴们面前无意中表露出对精灵的些许兴趣时,他们不赞同的目光。

KIli很聪明,也很机灵。他向来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就算偶尔犯蠢,那些固执的前辈也会谅在他还年轻平时也挺懂事的份上睁只眼闭只眼。所以他那时立时收了笑容端正了表情,表示比起精灵自己还是更欣赏矮人的毛发,然后和他的同伴们达成了什么共识般默契地相视大笑,用力碰杯。这或许是矮人们所认为的正确看待精灵的心态,尽管他们正开怀畅饮着的是精灵的美酒与食物,并用矮人的粗野与闹腾给这片宁静的精灵之地印上他们到过的痕迹。

Kili明白,有些过去的事是他这个没经历过多少事的后辈难以体会到的。不是他不懂,只是时间的鸿沟让这一切在他面前只成了一个听闻已久没有实质性的概念罢了。他和Fili跟着Thorin闯山过海因为他不止是他们敬爱的大舅,他还是他们矮人最后的英勇的王。因此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无话可说的。

可抛却Thorin的外甥这个身份,他只是Kili,一个矮人青年而已。他还年轻,他有很多事想要去尝试,去经历。

不是他自夸,他在矮人之中可是难得的英俊。之前那个女精灵Tauriel过来时也说过,他在矮人中是比较高大的。为此他很有些自得,他想他天资还不错。再加上他的胡须还没有蓄起来,只有浅浅的一层在下巴和脸颊两侧。他尽量把自己打理的精神干净一些,以便露出他全部的五官,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能够自信的直视对方的目光。

就像现在这样——百无聊赖的他转了转眼睛,视线兜兜转转又朝方才那名金发精灵飘过去。这回对方警觉的发现了他的目光,面无表情的瞪了回来。Kili不以为意的冲他呵呵一乐,未想那精灵不似之前那般懒于理会他的小动作,反而板着脸大步朝他走了过来。

Kili浑身一震。

……他是不是调戏过头了?

 

 

02

 

Legolas之前看到过Tauriel跟那些被关押的矮人中的一个搭话,他有些好奇,莫非Tauriel对矮人有兴趣?他看得出他们聊的很开心,就像两个……怎么说,两个闺蜜一样。闺蜜这个词对他来说可真是陌生,毕竟他从未见过Tauriel有过什么亲密的女性伙伴。精灵之间本就客气又疏远,不像别的种族那般羁绊深厚,这位守卫队队长同样如此。而现在她却和一个矮人说笑着什么。

Legolas的角度看不到Tauriel,他只能看到Kili的正脸。

那个矮人笑起来可真好看,他的眼神很亮。

Legolas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维飘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

他是个女矮人吗?Legolas这样思考着,表情肃穆的站在高处俯视着他们。

 

Legolas从来都觉得矮人的性别挺难辨认的。

之前他们抓住了一群闯入幽暗密林的矮人,他从其中一个矮人身上搜到一个翻盖相框,打开后看了眼其中一张有着胡须的头像,他对着物品的所有者不咸不淡的问:“这是谁?你兄弟?”万万没想到,那个矮人气哼哼地冲他来了一句“那是我老婆!”

老婆?Legolas那时忍不住对着那张相片再瞧了瞧,又看看那个矮人一脸怒气的样子。老婆?姑且就相信他吧。可是女矮人居然也有胡子吗?

Legolas感到长久以来的世界观受到了一阵强烈冲击。

要知道,精灵可完全不会有胡须这玩意。他盯着眼前这群被蜘蛛网包裹着毛发而更显乱糟糟的矮人们。他真想问问,这群矮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把自己折腾成这样?难怪长久以来精灵与矮人之间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至少对着大多数矮人,他真的很难与他们聊到一起——有些理念也实在是太难接受了。

Legolas决定,等回去向Ada复命之后,他得赶紧洗个澡。

有过这次经历后,Legolas对于矮人性别的分辨更为小心翼翼。他不再会下意识认定一个有着胡子的矮人就是男的——只因他已经有过印象深刻的教训了。

 

所以,再一次去牢房的时候,他注意到这个矮人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Legolas对这闪烁眼神感到奇怪,为此他果断选择直接冲过去过去问个明白。等走到关押那名矮人的牢房门口停下,进一步看清了对方的五官,他又思考起了之前想过的那个问题:这矮人,是男是女?

他看着眼前这个矮人,胡子并没有那么浓密,长相也还行……不,还是很糟糕——身为精灵他必须坚定这点,哪怕他的内心很是动摇。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女矮人?虽然嗓音听起来和男声无异,不过,谁知道呢,女矮人可以有着男人般的胡子,同样也可以有着男人的声音。

 

难道要他亲口去问?这事并不好开口,而且他放不下脸来去问一个矮人这样的问题。

他相信那些矮人们一定会扯着嗓门疯狂大笑,他毫不怀疑这些粗俗的矮人一定会那样做。

但是他也不能向身边任何一个精灵询问这样的问题。他知道他们会因为他王子的身份恭恭敬敬的回答,然后目光里带上一些怀疑与奇怪。Legolas可不喜欢这种目光。可他更不可能去问他父亲。

所以倒头来,他只能揣着这个疑惑在心里,等着自己慢慢琢磨着找到答案了。

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徘徊在Legolas心中,使得他没有意识到从自己一个冲动走过来到现在的这段时间内,两人一直都是相对无言。

 

“我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一个声音率先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Kili瞟了一眼依旧没什么表情Legolas,小心翼翼的开了个头,“我想我的表现还算老实,没什么问题吧?”

Legolas回过神,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干巴巴的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你刚才到底在看我什么?”

Kili立刻坐正了说:“我觉得你长的真好看,想多看几眼不行吗?”刚说完他立刻就后悔了,这样是不是太直白了,会不会吓到精灵啊?

Legolas哼了一声,给了两个字评价:“肤浅。”

“我夸你呢!你却这样说我?”Kili回嘴一句,抬眼看到精灵不屑的表情,郁闷的垂下肩膀,摸摸鼻子想,这黑森林的精灵可真是个顶个的傲气,尤其是眼前这一个。

出师不利啊,若是想要追……还有点难度。

“我听Tauriel说,你父亲就是林中国王。”Kili从怀中摸出一块石头状的东西,一边上上下下地抛着,一边状似不经意的换了一个话题,试图引起Legolas的注意,“你知道吗,我也是个贵族。”

“Tauriel居然连这都告诉你。”Legolas不满,不过还是被他的话题挑起了一丝丝兴趣,“矮人中的贵族?”

“对,山下之王可是我大舅。我母亲,就是他亲妹妹。”Kili看看他,“其实我的身份也不比你低。”

“那又如何?”Legolas抿唇,他的目光下意识地跟着Kili的动作走,并眼尖地留意到Kili手中的物品上刻着什么字迹,可饶是精灵的视力再好,看清了每一道纹路却不明白其中含义。

“Hey,你这样想,”KIli将手中事物一收,朝他一笑,“如果,呃,我是说如果,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你父亲也不会因为别的比如身份什么的理由而挑三拣四了吧?”

“你说我Ada什么!”Legolas握拳。

“等等Legolas你把重点弄错了……”

“你叫我什么?”Legolas眯起了双眼,“不对!你又不认识我,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至少我们现在算是认识了吧?”见Legolas仍在瞪自己,KIli连忙举手告饶,换了一个称呼,“嗯,那就叫你little leaf好了。”

“你!”Legolas鼓了鼓脸,“你瞎说什么!算了,你……还是叫我名字好了。”

“我就说嘛,嘿。”Kili将他的名字放在嘴边又念了一遍,“Legolas Greenleaf……我觉得,你的名字真好听,很符合你本身。”他一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名字呢,是因为我向Tauriel打听了。你很强,弓箭使的很好,近身搏击也不赖,我欣赏你。”

“Tauriel怎么什么都跟你说。”Legolas皱眉,他又回忆了一下那场密林中与蜘蛛的搏斗,然后说,“我也注意过你的战斗,比起我,你的箭术确实逊色很多。”

“噢,好吧。”Kili忍不住笑出声,“你这个骄傲的精灵。”

Legolas瞪他:“我对自己的箭术确实很有信心,但这不是骄傲。”见Kili还在笑,不解地问,“怎么,我有说错什么吗?” 

“没有。”Kili摇摇头,他可不会因为精灵毫不客气的话语而生气,毕竟对方说的也是事实不是吗,再说,他也没有那么薄的脸皮,认就认了。这精灵给人的感觉总是这么认真,他想自己挺喜欢他这一点的。这份直率可比其他那些高傲的精灵或者虚伪的人类可爱多了。

“那么,”Legolas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Kili。”他挺了挺胸,很爽快的回答道。

Legolas点点头,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一句,“这名字很可爱。”

WHAT?Kili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精灵刚刚说了什么?可爱?

一个女、精、灵……说他的名字可爱?精灵有这么大胆直白吗?这是他认识的精灵吗?

等等,他到底是男精灵还是女精灵?他这么好看,应该是女的吧?不不不,就算是男精灵……一个男精灵夸奖一个男矮人他的名字很可爱?

这听起来更加毛骨悚然了!

可毕竟Kili对精灵并没有那么了解,不然也不会发生上次在瑞文戴尔的餐桌上将那个漂亮的男精灵认成女精灵的笑话来。

据说精灵们的眼神都很好,应该不会犯跟他相同的错吧……应该。

他不知道的是,Legolas一直以来都认为,对待女性,不管是精灵还是其他种族,都要更礼貌一点。

因此,面对眼前这个与众不同的、他所认为的“女性”矮人,Legolas认为自己或许应该采取更为礼貌的方式。而且他又想到刚开始自己出言不善,想换一个委婉的口吻。这就是他最终谨慎选择了“可爱”这个词的原因,可惜,效果好像不是很好。

于是两人再一次的陷入了互相纠结的局面。

 

 

03

   

Legolas愣着神,Kili看着Legolas愣神。

他盯着精灵一马平川的胸部,思绪弯弯绕绕歪到天南地北,喃喃道:“其实啊,我不介意女孩子的胸平一点的。”

“什么?”Legolas茫然,他有些不适应这个矮人跳来跳去的话题。

Kili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没听清,连忙胡扯道:“不我刚才是说……我对你很有好感,不介意你的种族。”

话音刚落他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他这是在想什么呢,这解释比没解释还糟糕。虽然他是有追对方的念头,可这就不小心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突兀。Kili摸摸鼻子,打算在对方可能的惊诧与生气之前装死。

Legolas:“……”Ada是说过矮人生性奔放没错,没想到是这样的直白冲动,哪怕是一名女性。

Kili也知道方才话语中的突兀,弥补般的解释道:“你不要对我的想法感到惊讶,Tauriel几次跟我提到你,说你箭术很好,呃,还有人很高……”

“Tauriel也对我说过你在矮人中很高,我从没见过她和谁说过这么多话。”Legolas打断他磕磕巴巴的话语,自顾自下结论道,“你们关系很好。”

“噢你别想太多,我发誓,我并不是对你们密林的女精灵们有兴趣。”他耸耸肩,见Legolas若有所思,又连忙补充一句:“除了你!”

“除了我?”Legolas莫名反问。上一秒他还在想,他并不介意一个矮人女战士想找女精灵做闺蜜的心思,下一秒话题又转到了自己身上。Legolas发觉他常常跟不上Kili的思维,他把这判断为种族之前的代沟,无视便好。他摇摇头扯回话题:“你跟Tauriel说了很多话,我看你们交流的很愉快。”

“我只是想试着怎样去认识一个女精灵。”Kili说,并在心里美滋滋的补充:然后从中取得经验,再来认识你。

“她可不是好惹的。”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就冲她的弓箭和她的匕首!我可不会去自找麻烦。”

“但你们还是聊得很愉快。”

“没错,不过我和你现在也聊得很愉快。”

Legolas并没有否认,但他也不清楚这算不错的谈话还是别的什么,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和一个矮人说这么多话。

“你们当初在说些什么?”Legolas终归是有些好奇。

Kili笑眯眯的看着他,“在说你。”

“说我?”Legolas讶然。

“所以我才知道你的名字啊。”Kili扬扬下巴,“我和她聊了几句后觉得和精灵交朋友并不是那么难。”

“朋友?”Legolas强调了一遍这个对他来说不算陌生却也不算熟悉的词语,鉴于现在身处身处牢狱,他下意识的放低了声音。

“怎么,”Kili笑眯眯的问他,“难道你觉得,矮人和精灵不能成为朋友吗?”

“这并不常见。”Legolas一板一眼道。说这话时他还是面无表情的,可精灵蓝色的眼睛里流淌过不一样的神色。

“对,确实少见,可那又如何呢?只要他们谈得来,相处的友好,唔,就像你和我现在一样。”

“你是想……和我做朋友吗?”鉴于之前这个矮人就对他大胆的表露好感之意,Legolas只好这样猜测着——就算现在两人之间隔着监牢的铁栅栏,这样的气氛下说出做朋友的话似乎有点奇怪。但自己可不能拒绝这个热情的女矮人的交友提议,Ada说过要尊敬女性不是吗。

“当然!”Kili连忙不假思索的狂点头,附带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我想你不是会因为种族而选择朋友的精灵,是吧?”

朋友吗?

Legolas觉得自己和Tauriel的关系也可以用这个词概括,她确实有别于一般的女精灵,这让他和她的相处中感到了轻松自在。无关性别,身手矫健的守卫队队长让他欣赏,只是在Thranduil看来这似乎被误解成了另一种意义。

Legolas可不在乎精灵同伴们的性别,他看重实力,敬慕强者。他活了那么久就没对哪个女精灵或者男精灵有特别多的兴趣,更别提外族之人了。他Ada对于儿子淡漠的感情问题并没有感到多介怀,或者说,身为父亲,Thranduil也不过五十步笑百步,有传言称林中国王对阿肯宝石与白金项链的兴趣才是最为浓烈的,不过那都是题外话了。

如今他感到和Kili对话很轻松自在,难怪Tauriel会和他搭话这么久。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反驳道:“可是我比你活得长的多,你又怎么敢这么肯定?”

“得了吧,就算你活了几千岁,你也是个年轻的精灵!你的眼神告诉了我,我看的出来。”

这话说的没错。Legolas虽然已有上千岁,比Kili多活了几千个年头,可精灵的时间观并不同于矮人,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种族差异。

说到底,他们也不过是各自种族里的年轻人而已。因而在很多观念上很有些互相理解的一致性。比如说Legolas有时对父亲的行为不敢苟同,Kili也不是什么事都听信大舅的。

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多数时候都尊重长辈,但也有自己的主张。而当不同意见产生之时,能有一个观念相同的朋友往往让人感到亲切,哪怕他们分别隶属不同的种族。这时候什么种族的隔阂早就不是问题。

“好吧。”Legolas斟酌着道,“我想我也不介意你是个矮人。”

Kili有些受宠若惊的眨眨眼——眼睛一直不眨可不好受,天知道他为什么会忍不住盯着精灵精致的面容移不开视线。这可真是……舅舅哥哥叔叔伯伯们请告诉他,他这是怎么了?等等,Legolas刚才说了什么?这是答应和他做朋友了吗?天哪!

Kili咧着嘴乐呵呵的看着他,Legolas两手抱胸补充道:“可是我父亲会介意,他在有些事情上的看法很固执。”

“这可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Kili发起了愁,并小声嘀咕,“这让我也想起了我那群固执的长辈们。”

“我想,是的。”Legolas认真附和。他其实有些兴奋,好像在自己答应做这个矮人的朋友的一瞬挣破了什么看不见的束缚,他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正在说些什么,只是下意识的重复着,“我也这么认为。”

“算啦,不说这些扫兴的事情了。”Kili撇撇嘴道,“我们还是聊点别的什么吧。”

Legolas表示赞同。

Kili趁此有些在意的问出了一句心里话:“Tauriel跟我说,你觉得我们矮人都长的一样糟糕。”

Legolas看看他,半真不假道:“难道不是吗?”

“或者你应该为你的新矮人朋友更改一下你陈旧的审美观?”Kili不满的摸摸下巴。

Legolas只是抖了抖眉毛。

“可恶的精灵,看上去纯良无比,内里切开来却都是黑的。”Kili一脸再也不相信爱情的表情,故作累不爱的样子躺倒在地。

“喂。”Legolas伸手戳戳他。

Kili冲他做了个一脸受伤的表情。

“好吧,你长的还算不错。”只是从欣赏女性的角度而言偏中性化了一点……不止一点。

“你就算哄我也不用这么勉强的语气吧?”Kili假作生气的哼了哼,“我没想到跟你拉近关系的后果是见识到你的损人不眨眼。”

Legolas妥协:“我发誓我是认真的。”

“姑且相信你一次吧。”Kili瞅瞅他,这才靠着栏杆坐了起来。

Legolas挑了挑眉,忍不住说道:“说真的,如果你是个汉子的话,真算得上英俊潇洒。”

 

 

04

“等等!”Kili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Legolas莫名其妙。

Kili颤声:“你你你刚才说什么?再重复一遍?!”

Legolas耐心重复:“如果你是个汉子的话……”

Kili听不下去的打断他:“你别吓我!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我亲爱的姑娘。”

这回换作Legolas如临大敌了:“你叫谁呢?”

“你啊!”

Legolas向后望了一圈,确定没有别的精灵后,眉峰抽搐的回过头来看着Kili:“姑、娘?”

Kili点点头。

Legolas伸出一指朝向自己:“我?”

Kili脖子僵硬的上下摆动,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是女精灵的?!”Legolas吼。

“你又是怎么认为我是女矮人的?!”回吼的Kili。

 

一精灵一矮人隔着牢房的铁栅栏,默默的对视着。

眼神不好·以为泡到漂亮女精灵并期冀从朋友关系更上一层楼的粉色幻想破灭·Kili抓抓头发:“我们得谈谈。”

眼神不好·本来还因交到异族异性新朋友而有些兴奋结果三观尽毁审美观刷新·Legolas双眼望天:“没什么可谈的。”

“至少要把事情说清楚。”

Legolas飘回视线。

“我没见过多少精灵。”Kili坦白。

“我也没见过多少矮人。”Legolas附和。

“其实在瑞文戴尔我就认错过一次。”Kili老实交代。

“你某位同伙的妻子的画像我就以为是个男的。”Legolas皱着眉,抱怨道,“也就是因为那一次,我才对你们矮人的性别感到不确定——天知道,他妻子的胡须比你的还浓密!”

Kili摇摇头:“天也不知道男精灵们的下巴比女精灵还光洁。”

Legolas撇着嘴角,一脸不高兴。

Kili无奈的终于说出事实:“所以说,你,一个男精灵,因为我并不够浓密的胡须而认为我是一个女矮人。而我,一个男矮人,因为你引人瞩目的外表而认为你是一个女精灵。”

“若是我Ada听见你夸我外貌,他心里会很高兴。”Legolas话锋一转,“但我不吃这一套。”

“你说你不介意外貌?那你还对Tauriel说你眼中的矮人糟糕形象?”

“这可不是审美问题,这叫……”

“种族矛盾?”

Legolas含糊而过:“算是吧。”

“这似乎没办法了。”Kili叹口气,放弃这个开始走向沉重话题,瞟了他一眼:“男精灵……难怪你胸部那么平呢。”

Legolas不甘示弱:“难怪你的声音这样低沉。”

“是啊,我可真为我的眼神担忧。”Kili自嘲。

Legolas其实很想赞同的说声他也一样,但碍于面子还是当做没听见。

Kili继续问他:“别告诉我你之前还算礼貌的态度和称赞我名字可爱是因为尊重女性,我的精灵王子。”

“是又如何。”Legolas不客气的反驳,“你则是因为想追一个女精灵吗,矮人王的亲外甥?”

Kili并不否认,反问他:“你既然知道事实,为什么现在还肯继续陪我聊天?”

Legolas抿紧了唇,他并不知道这让他看上去像鼓着脸嘟着嘴一样略显可爱,这位精灵王子只是闷闷的说:“但我们已经成为朋友了……这也是事实,不是吗。”

“是啊。”Kili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觉得这一刻比追什么幻想中的女精灵还要开心,“说起来,‘朋友’这个词用精灵语要怎么说?”

Kili的笑容看上去暖洋洋的,Legolas想起了透过密林的颜色温暖的阳光,他告诉他:“是Mellon。”

“Mellon。”Kili跟着他重复了一遍,“这可真是个美妙的词,不是吗,Mellon?”

之前的所有矛盾所有笑话似乎都在两个年轻人念出这个词时消靡殆尽,Kili笑着看过去,Legolas也已收起了之前刻意板着的面孔,微微笑着回看过来,碧眼中流淌过温暖的弧度。

Kili不知道,那一刻,自己是不是看呆了。

 

 

05

之后的交流变得频繁但也短暂。Legolas不能总是停留在Kili的牢房门口,只在每次巡查时停留片刻,并告诉他,他们马上就能被放走了,他说他问过他父亲的意思。

Kili当然相信他所说的,他的精灵朋友总是那样认真的对待每一件事。

他自己都奇怪为何会有这样的信任。

他如此在意他,在每一次交流结束后期待着下一次开始,在每一次精灵的身影驻足眼前时为他倾尽所有目光。

这感情升温太快,却也该死的诱人。就像致命的毒药。

 

他也曾自问,为什么不是Tauriel?确实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女精灵,他的想法是勾搭漂亮女孩子。可有种吸引力真的是超越性别而存在。

他和Tauriel也可以称作朋友,但这不一样。他和女精灵的那几次谈话虽然友好但客气疏离。而他跟Legolas,虽然常常是无穷无尽的吵嘴,损友一般互相嘲讽互相挑刺,你说我胡子拉渣,我还嫌你不够男人味,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

Legolas在扮演那个面无表情的精灵王子之余,似乎热衷上和他这个矮人瞪个眼拌个嘴。而他也同样乐在其中。

Kili没有过这样的朋友。

他有疼爱他的大舅、照顾他的哥哥、给他讲道理的前辈,而跟他胡闹的别的族人更应该说是战友和亲人。至于平辈的朋友,这感觉对他来说其实是陌生的。这不得不使他在初尝滋味后,为之上瘾。

他甚至隐约觉得,这早已超过了朋友这个概念。

 

密林的单人牢房错落交叉,矮人们看不到彼此的状况,也不清楚Kili和Legolas的交情。他们的所有交流只能靠高声大喊,还常常被驻守的精灵士兵呵止。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被释放,精灵和矮人的交恶只能让他们猜测没有走出这间牢房的可能,所以Bilbo来找他们的时候,他们很迅速的答应了。

Kili不知道要怎么让伙伴们相信自己,或者说,这不可能,除非他们疯了。这个时候的反驳在矮人眼中等同于背叛,那是不可饶恕的罪孽。他知道自己没有留下的理由,他选择闭口不谈,跟着离开。

但他觉得Legolas能理解他。

漂在激流中时他想起他们上一次见面。彼时自己把手中一直摩挲的石头放进Legolas的手心,说:“这个给你。”

他知道Legolas从第一次见到这块石头就好奇已久,只是精灵礼貌的没有多问。

“这是什么?”

“符文石。”他补充,“我母亲把他交给我,让我记得承诺。”

“什么承诺?”

“记得要回到她的身边。”

“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要把它交给我?”Legolas静静看着他。

“就是因为重要,所以才想留给你,作个纪念。”

Legolas认真思索片刻,将仍旧摊开的手推了回去:“这对你意义非凡,我不能要。”

“Legolas。”Kili叫住他。

他们很少互相称呼对方的名字,通常他们会调侃着用别的称呼来代替。这样的直呼其名,不得不让对方正视这个问题。

“不是我不接受。”最后,这个固执的精灵王子只是说,“是我给不起你承诺。”

 

那次谈话就这样不了了之。

Kili想说他并没有求一个承诺的意思,这太深远,他甚至未敢想过。可精灵郑重的态度告诉他,他的那份感情正被小心正视着。这让他感激,并忍不住想象他是否可以拥有被看重的权利。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给对方什么。他已身无长物,除了这块寄托着信念的石头和胸腔里一颗炽热的心,唯一的牵挂就剩下身畔族人。

他和Legolas都不想这样结束谈话,他们的闲聊从来都是轻松自在的。虽说这建立在他们下意识避开种族这个关键词的基础上,至少,两人因为对这点的不甚了解而阴差阳错的结缘。

Legolas拒绝收取石头时在忌惮些什么,他或许能猜出几分。矮人与精灵,就算他们两人不介意,可周围的一切都在彰显着那是不对的不行的。是的,到最后他们终究不得不面对一直以来默契回避的问题。这毕竟是个沉重的话题,贯穿了前人流过血泪的历史,容不得半点玩笑。

这是他最后一次在幽暗密林的监狱中与Legolas对话。

他想如果时间可以停在这之前该有多好,在牢房中的短暂时光平平淡淡,但每一时每一刻都印象深刻,只因有那个精灵的存在。

可当他乘着木桶跟着族人奔逃,随后发生的事情就好比眼前这湍急的河流,急转直下,一刻也没有消停过。

 

 

06

变故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那个半兽人头领一箭射穿Kili膝盖时,他痛的几乎掉下泪。可他不能倒下,舅舅他们还被困在河道中,他必须完成这个任务。

Kili咬紧牙关,使出全力上前扳下门闸开关,然后再也站不稳的翻滚下来,任由伙伴们接住他的身体扶进酒桶。

他在急速向下的水流中飘飘浮浮,不停旋转的木桶让他晕头转向,伤口的剧痛和激流溅起的水花让他几乎睁不开眼,但他还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矫健身影。要不是腿伤让他一直皱紧眉,Kili几乎想要笑了。

Legolas来了,他就知道,Legolas会来。

 

精灵还是初见面那时的样子,皱着眉面无表情的收割着半兽人的首级,动作利落又赏心悦目。他再一次见到了精灵拉弓射箭,动作间充满了力量与敏捷。

Kili身为战士的心好似被点燃了。他用力甩出手中的武器,配合着身边族人将岸边的半兽人一个个打落水中。

他是都林的子孙,他们矮人都是勇敢的英雄,他不想表现出弱势的一面,尤其是在他在意的精灵面前。

Kili想,这一刻,他和他的精灵朋友是并肩作战的。

他不奢望能一直如此,只希望这段河流可以再长一点。

可路终究有尽头。

他努力回过头去找对方,Legolas回视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们隔着激流就像隔着两个种族之间的无形之墙,他和他遥遥相望。

 

这个幽暗密林的精灵王子,初见面时他救他们于蜘蛛的追捕之中,回过头来便架起弓箭以锋利的箭头直指他们,命人将他们押送回精灵的地盘。

那一刻他当然是愤怒非常的,和他的同伴们一样,他对这些精灵的高傲无礼感到不愉快,他看不惯领头这个精灵的目中无人。他也无奈于自身力量不够强大——他们打不过那些邪恶的蜘蛛,也对抗不了战力强横的密林精灵——那一刻,他们无能为力。

 

可后来呢?

这要说起来可真是一段曲折却也有趣的经历。

 

Kili从未想过自己会对这个精灵有那么大的兴趣。

来此之前他没见过几个精灵,印象最深的还是长辈们的口耳相传中所说的:矮人一族的死对头。可亲耳所闻抵不过亲眼所见,年轻的矮人比起同族见识更深的老一辈们好奇心更旺,冲动也更大。

他经不住那层诱惑。他在偷偷一点一点试探两族的底线、触碰这层禁忌。

Kili从小都是被宠着长大的,就算偶尔做错事也没人真正责怪他。但这回他明白他不能。

他知道Legolas也一样。

 

或许这也是他和对方互相吸引的原因之一。

他们确实不了解对方种族的外貌与习性,还为此在第一次交流中不约而同的闹出了啼笑皆非的误解。但在有些看法上,他们有着难得的默契。

他们都是各自族内的年轻人,也是未来可能继承王位的血脉,他们都没有经历过各自父辈的那段历史,从这方面来说,或许他们是一样的。

与这样的一个异族做兄弟做朋友,彼此都是第一次。

新鲜却要忍耐,冲动又需克制。

外面的世界还在纷乱之中,恶龙横行,半兽人猖獗,家园还未收复,精灵族和矮人族还存着深深的沟壑。

一个精灵和一个矮人透过象征着疏离仇恨的监狱迅速的结识,迅速的交心,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却又顺理成章,就连他们自己都不敢肯定这份感情。

所以他想把符文石交给Legolas,不止是为纪念,更是为求得一种印证。

他与另外十二矮人,为了打倒恶龙夺回家园,日夜兼程,万里奔波,越过峡谷千峰,走过山水重重。他们的目标在那看似遥远又近在眼前的孤山,可他的心似乎留在了跋涉途中经过的、神秘又充满魅力的幽暗密林。

 

 

07

因为Kili的腿伤,到长湖镇后他不得不留下养伤,和族人们兵分二路。

Tauriel好心的赶来帮他治伤。

“坚持住。”女精灵有些担忧的说。

Kili痛的说不出话,只能断断续续的呻吟。

“振作些啊,Kili。”Tauriel愈发焦虑了,她不时回头看向门口,似乎在等什么人来。

“他、他会来吗?”Kili艰难的问出一句话。

Tauriel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连忙道:“会,当然会。他快来了,就要来了。”

Kili弯弯嘴角,努力扯出一个笑来:“我能见到他吗?”

“能!”

也不知道是治愈起的效果,还是别的什么原因,Kili觉得自己好受些了,说话也变得顺畅起来:“Tauriel,你在我面前提他时,总是称呼殿下殿下,你说他父亲是密林之王,告诉我他的名字,却从来不提他是王子不是公主,弄的我闹出个大笑话来。”

这个时候还提这个,Tauriel简直哭笑不得:“我怎么知道你会分不清男女精灵?”

Kili心说,你也不知道你家殿下和我一样性别认知不清。他有些小得意的想,这个小秘密就放在他的心里,只有他和他知道。

女精灵的手上发着光,Kili的视线开始变得模模糊糊,他看到垂在身畔的属于精灵的手,有些意识不清的伸出手想去够,这一刻他在想着一个精灵,他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他只知道此时此刻他很想见他。

Tauriel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心思细腻,在Kili问话的时候便明白了什么。她为她的殿下和矮人朋友感到难过,可此时此刻她除了治疗无能为力。

 

半兽人的偷袭突然而至,难得歇口气的机会瞬间被打破。

人类的孩子们尖叫着躲入桌子底下,Tauriel孤军奋战,半兽人的数量太多,她还要保护屋内所有人,她有些力不从心。

所幸Legolas很快破窗而入,三下两下扳回了不利的局面。Bolg逃逸。

“我去杀了他。”Legolas提着双刀,目光冷冽。

“我也去。”Tauriel狠声道。

“你不用,我能解决。”Legolas嘱咐道,“你留下来,照顾一下他。”

Legolas看向双手拄剑吃力的撑着身体倚在床边的Kili,对方正一动不动的回视着他。他的视线移向Kili腿上暗红色的伤口,目光颤了颤。

精灵匆匆道:“我很快就回来。”

他们甚至没能说上一句话,就再度分离。

 

 

08

再后来,恶龙死,长湖镇家园尽毁。

一片废墟中,Kili和Fili等人准备乘船前往孤山,与Thorin会合。上船前他回过身,叫住Tauriel。

“Kili?”

“我就要走了,能帮我一个忙吗?”

“你尽管说。”

“帮我把这样东西交给他。”Kili低声说着,拿出那块随身携带的石头,“谢谢。”

“没问题,”Tauriel看着矮人的眼睛保证道,“我一定……”话未说完,女精灵透过矮人清澈的瞳孔看到了身后的来者,她连忙挺直了身,清了清嗓子道,“Legolas殿下……”

Kili倏然抬起头,越过身前女精灵,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Kili发现自己开不了口。

他不敢开口。

为什么不亲手交给他,为什么不亲口告知?他身后的矮人同伴们在看着他,前面是Tauriel,周围是行色匆匆的长湖镇人类。很多话不能在这里讲,很多事不适合在这里做。

他想若是自己心中的那个精灵是Tauriel,一个普通的女精灵,或许他会对她说“跟我走”;可他心心念念的是Legolas,大密林的精灵王子,这样的话并不合适。向来伶牙俐齿的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中所想。

 

Kili尚在愣神,Legolas却已跨前一步,走到他面前:“借一步,单独说两句。”这话更像是给Kili背后另两个矮人一个交代,话音刚落他就拉着Kili就朝一个无人的角落大步走去。其余人似乎都没反应过来。

Kili暗想,这样的任性……还真是他能做出来的。

他们在没有他人视线的地方停下脚步。

Kili的手心里还攒着那枚石头,他没来得及将它托付给Tauriel,正主就已经出现。既然如此,他一鼓作气的将石头郑重的放入Legolas手心,说:“先说好,这回你可不能再拒绝了——什么理由都不能。”

Legolas收拢掌心,什么也没说,俯身抱住他。Kili一愣,随即是惊喜。他就着这样的姿势回抱Legolas。

这是他们第一个拥抱,一个很温暖的拥抱,美好得有些过分。

Kili知道,这个精灵看着冷冷的,表情也很凶,但那都是对外人的。对于亲近之人,他会常常露出笑容,当然,抱起来也暖到了心里。

不同于瑞文戴尔温温软软唱歌抚琴的精灵们,Legolas身上有着黑森林的感觉,而这又不像黑森林绝大多数的精灵。那是一种独特的味道,独属于Legolas的名为绿叶的味道。

Kili发觉自己有些沉沦于这样一个拥抱之中。

可他们要分道扬镳了。

 

中土的安危与个人的私情中,Legolas总是以前者为先。

上一次是在长湖镇,Legolas片刻不停的去追杀半兽人头领,留下受伤的Kili,那次他们只来得及对视眼神,一句话都没能交换,却能瞬间心领神会。

这一次他同样不用问也知道,Legolas要去击杀半兽人,保卫密林的安全。他不可能留下来陪他去孤山。

这似乎有些自律到残酷,可Kili懂他,他就是欣赏这份严守分寸。

 

Kili逼着自己开口:“我要走了,去孤山,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我知道,你的家人需要你。”

Kili继续说:“你也有你必须做的事情,我们都有责任在身。”

Legolas“嗯”了一声,然后缓缓的、轻轻的松开他。

他们互相凝视着。

“Mellon……Mellon。”Kili喃喃着这个新学会的精灵词语,“我想我不能再叫你Mellon了。Legolas,我把符文石交给你的时候,就是把我的心交给了你。你懂我的意思吗?”

精灵直白的回应他:“我的心也会和你在一起。”

Kili便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垂下嘴角。

“怎么了?”Legolas轻声问。

“我在想回去后该怎么和我哥他们解释,关于你这个精灵王子找我有什么事。”Kili苦恼的皱皱鼻子,顺手摸了摸Legolas的脸颊,暗叹一句手感真好。

 

 

09

再见面时,五军之战的号角已经吹响。

Legolas带领Tauriel回城后,正迎上赶来的Gandalf,灰衣的巫师激动的叫着他的全名。Legolas告诉他Azog带军从北边进攻而来。那个与矮人们一路的霍比特人跟在Gandalf身后,闻言焦急的问Gandalf是哪个北面。

Legolas隐约觉得不对。

Gandalf回答Bilbo,是北面的乌鸦岭。

Bilbo再也不能冷静地叫道,Thorin在那儿,Fili和Kili都在那里!

Legolas和Tauriel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望向远方。

“他们很危险!没人告诉他们半兽人的计划!他们只有几个人,怎么能抵抗的了?!”Bilbo高声强调着,他来回走着,徘徊不定,声音中充满着焦虑,“我得去找他们,我要去找Thorin。”

Legolas垂下眼。Tauriel担心的看着他。

“我去救他。”这个精灵王子只是坚定的握紧了弓。

 

Legolas堪堪赶到塔楼附近时,那个该死的苍白半兽人正一手举着Fili一手拿刀要刺下去。矮人们目疵欲裂。

千钧一发之际,Legolas拉弓上箭瞄准Fili被抓起的衣领。

他没有十成十的把握,弓箭手不能有侥幸心理,可此刻他别无选择。

Azog不屑的冷笑,仰起手中的刀。

就在这一刻!

箭出,人落。

Kili就在下方,一把接住掉下来的Fili。

雪山之间回荡着Azog愤怒的咆哮,半兽人感到侮辱,瞪着精灵的目光燃着凶狠的火。

Legolas放下弓。万幸,他赌赢了。

 

他一刻不停的朝前方跑。

对山上,矮人兄弟在拼命砍杀,Dwalin也毫不手软,Thorin直接对上了Azog,战况激烈。

Kili在一个转身时看到了他,然而他们只是和过去的每一个相逢一样,匆匆的对视一眼,默契的没有多说哪怕一个名字,就纷纷投入到各自的战斗中。

他们首先是战士,没有时间去情意绵绵,他们懂得分寸。

Legolas赶到Kili身边的第一时刻就朝他扔来一把弓和一个箭筒,“给你留了弓!”

“好家伙!”Kili满意的接住武器,“还是你懂我!”

“Kili,我们一起去帮你舅舅。”Legolas看向雪山高处,在那里,十几个半兽人正朝矮人王包围,精灵的眼中聚起杀意,“上次放过Bolg让他赚了便宜,这回我一定要宰了他!”

“好!”Kili回过头对Fili大声招呼,“哥!这些讨人厌的哥布林就交给你和Dwalin了!照顾好Bilbo!”

“没问题!交给我们!”金发的矮人战意正酣,手中之剑大开大合,他同样大声的回复他的弟弟,“我还嫌砍不过瘾!”

“走!”Legolas见此,不再恋战,拉着Kili转身离去。

他们一前一后,疾步前进。到山腰时一片鸦色扑腾着翅膀飞来,哗啦啦一大群。

“我们可以靠那过去。”Legolas指了指远处的高塔,那对弓箭手来说是一个有利的制高点。

Kili意会:“一只?”

“一只,一起。”

说到做到,Legolas单臂环住Kili的腰,Kili同样毫不客气的两手勾住精灵精瘦的肩膀,冲他点头示意。Legolas另一手便朝头顶飞过的乌鸦稳稳一抓,两人瞬间腾空而起。

冷冽之风呼啸着擦过脸畔。他们的脸靠的极近,鼻尖堪堪触着,呼吸连着呼吸,视线里只有彼此。

Kili心中突然涌起一阵冲动,有什么事再不做他要后悔一生。他伸出一手捧住那近在眼前的朝思暮想的脸,就这样吻了下去。

“唔……别闹。”Legolas紧了紧环在Kili腰间的手,趁两人嘴唇微微分开时出声警告他,“小心些抓稳了,掉下去我可不会负责。”

“你放心,Darling。”Kili迅速的再碰碰精灵弧度优美的唇,他看着他的眼,一字一句道,“我这辈子都不会放开你。”

 

 

10

一箭将鸟射穿,他们一起降落在一处制高点。

两个箭术高超的弓箭手,流云流水,配合默契。这样的背对背左右开弓,或许是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Kili感到血液在沸腾,酣畅淋漓。

“Legolas!”他一箭消灭一只敌人,迅速的拔箭射箭,“等这趟回去,我要带你去喝酒!再也别管什么别人的眼光了!”

“等你杀死的半兽人数量比我还多,我再考虑答应你。”Legolas傲气的侧脸一笑。

“少给我摆谱!”Kili大笑,搭弓上箭,“你以为我做不到吗!”

 

箭筒一空,他们便寻机跳下。

Legolas朝战况吃紧的Thorin掷出兽咬剑,山下之王抽出这把惯用的佩剑,挥剑如电,一击制敌。

巨鹰飞来,他们都松了口气。

 

一场五军之战终于尘埃落地,人类、精灵和矮人都率领着各自的军队班师回朝。

Kili在城门与Gandalf和Bilbo告别。

Legolas没有跟随他的父亲离开,他背上弓箭与利刃,一个人独行。他的脚步不快,像是在等什么人。

Kili追了上去。

Legolas并不觉得意外,只问道:“你的家人答应你出来?”

“我觉得,在之前的战斗中我们已经证明过自己。”Kili也背着弓箭,神采飞扬,“你呢,不回密林吗?”

“不,我会去北方,找一名游侠。”

“你父亲……”

“是他指点的。”他问他,“你要一起来吗?”

“我的家园已经回来了,我想我没有理由不答应你。”

 

一场更遥远的旅途在等着他们。

不去思考未来,因为他们有更加值得珍惜的现在。

不会轻言改变世界,但他们有勇气去努力尝试。

从打破种族障碍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准备好了承担该来的各种困难。只因这命定的挫折背后是那个等待着的他,他们对所有坎坷便都坦然接受。

Kili扬起唇角,握住Legolas的手。这个幽暗密林的王子,冷静执着但时而任性,严肃认真却心地柔软、箭术高超且有勇有谋、风华绝代又独一无二。

这是他的精灵。

一个矮人一生中挖到的最美的宝石。

 

 

【END】

 

 

_(:з」∠)_啰嗦一下:很喜欢Gimli,也很萌电影的Kili与桃子的CP,也知道原书里三矮人的死亡已成现实,所以这篇同人的剧情走向就当平行世界吧。看在圆一个冷CP的HE梦的份上请不要太在意喂狗吃的逻辑+乱开的金手指哈
由衷感谢一路陪我完结的大家
祝食用愉快^ ^ 


撸的渣MV一个有兴趣可戳~

评论 ( 29 )
热度 ( 80 )
  1. 解语紫菀云天 转载了此文字
    就这样被你安利……打开新世界的cp~
  2. 第一明君云天 转载了此文字

© 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