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名字来源于本命名字

什么都吃,国产、欧美、蝴蝶蓝等X点小说、仙剑古剑、新番老番、原耽……各种cp都吃

兴致来了产出点渣作_(┐「ε:)_
来找我玩吧!

[全职高手][韩张]习惯

1260章衍生/清水偏粮食/短篇/笔力弱


  经过霸图战队分部训练室的时候,韩文清发现里面还亮着灯,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没见着人影,整个室内空荡荡的,有些冷清。

  成排的屏幕整整齐齐的放在训练桌上,训练室的灯只映照在其中一块区域。

  韩文清的视线穿过一列列的机器,朝那处望去,一眼便看见霸图的副队长。


  张新杰此时坐在靠窗的一台电脑前,正神情专注地盯着屏幕,手上操作不停。

  同一个战队里相处那么多年,韩文清自然知道张新杰的生活习性。按照对方平日的作息,现在应是准备休息的节奏。韩文清有些好奇,他没想到这个时间点能在训练室看到张新杰的身影。没有犹豫,他笔直地朝唯一亮着屏幕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的脚步声没有刻意放轻,却也不明显,不过张新杰显然已经发现有人进来,而且准确的判断出对方的身份。他侧了侧头,低声唤了声“队长”,视线并没离开屏幕。

  这样的招呼算不上礼貌,而由张新杰这样注重礼节的人做出更是少见,不过韩文清对此毫不在意。在他看来,过分的礼貌反倒是生疏,他和张新杰共事多年,彼此之间熟稔非常,完全没必要在意这种细枝末节。

  他走到张新杰身后站定,抬眼看去。

  屏幕上那个灵活地翻滚跳跃着的角色,并不是张新杰用惯的石不转。


  韩文清倒也不奇怪,对职业选手来说,跟自己比赛角色熟悉操作固然是很重要的,但他们也从来不会只一直盯着一个角色埋头苦练,偶尔换几张账号卡训练,反而能有不同的收获与突破。

  只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张新杰现在玩的这个角色,尽管也是个牧师,但上上下下方方面面总有哪里不同。他不做声地看了一会,便发现了门道。


  “暴牧?”他一把拉开张新杰旁边的椅子坐下,虽是问句,但语气里已带上大半的肯定。

  张新杰点点头,依旧打的认真。

  “怎么突然想起练这个?”韩文清问道。

  “只是想试试看。”

  “以前没练过吗?”

  “恩,以前对暴牧没有兴趣,当然,也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

  张新杰回答的自然,就像平时霸图正副队长的聊天一样。但韩文清总觉得哪里不对,或许是对方藏起来不想让他发现,但他还是意识到了。他的直觉一向又快又准,尤其是在面对熟悉的人时。

  霸图的副队长在大多队员心中,是极少喜怒于色的。严于律己,公私分清,这就是张新杰。

  不过韩文清到底了解的比他人多。


  张新杰比韩文清小了三岁。虽然前者的成熟稳重总是使众人忘了这点,但韩文清心里一直清楚这个事实。

  他还记得张新杰初入联盟时的犹豫,记得张新杰刚进霸图的迷茫。

  他看着张新杰从一个新秀变成主力,看着张新杰一步一步褪去青涩,随着霸图的凌厉作风,操作着石不转,逐渐走向联盟治疗的顶峰,最终与他并驾齐驱。


  可那年龄差毕竟还是在的。

  三年不算长,却足以使韩文清阅历更深,看的更透。再老成的霸图副队长,在韩文清眼中,也不过是一名二十出头,依旧有着点冲动与干劲的后辈罢了。

  现在的张新杰和平时有点不太一样,别人看不出,他却是能够立刻发现。

  韩文清想起日前的全明星赛,再联想到那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牧师守擂。

  他似乎有些了然。

  诚然,擂台赛理所当然的以平局收尾。不过他知道张新杰的性子,虽然表面上看总是冷静又平淡,但骨子里的好强还是很有霸图作风的。


  “因为那场擂台赛吗?”韩文清随口问道。

  “没有。”张新杰回答的很快,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不至于因那事闹心。”

  “其实你打暴牧也不错,你的操作水平很高,可以胜任攻手,只是现在霸图战队不需要这样的牧师。”韩文清分析道。

  “我知道,所以我只是试试。”

  韩文清起身,到屋外拿了两杯饮料,然后将其中一杯往张新杰面前的桌子上一放。

  “休息一下。”


  队长的话,张新杰早已习惯了听从照做。他最后点了几下鼠标,将角色停在安全区,然后活动了一下手指,拿起桌上的饮料。

  韩文清倒也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却是问他,“我一直很好奇,你从不回头,又是怎么知道走过来的人是我?”

  “这不难判断,”张新杰解释道,“这个时间,其他队员们应该都去休息了。就算有人回来,看到我在里面,也会先打招呼,再进门。而会直接走进来什么都不说的,只能是队长你了。”

  韩文清点头,“哦,你是指我不够礼貌。”

  张新杰:“……”他当然知道韩文清只是说笑,可霸图的队长和人开玩笑,说出去只会让听到的人惊悚到骨子里。

  张新杰摇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韩文清没回话,只是盯着他看。

  张新杰叹口气,将手中的饮料放下。

  “好吧,可能是直觉。”

  “你不信直觉。”韩文清语气肯定。

  “对,没有百分百的比例,我不会做出定论。”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但有些事情不一样,或许就是因为……太熟悉了。”


  太熟悉了。

  正是因为熟悉,所以知道对方的言语习惯;因为熟悉,所以能让一向不信直觉的人仅凭感觉来判断;因为熟悉,甚至能通过脚步声听出来者何人。

  张新杰不说,韩文清也明白。

  两人相处七年,对各自都有不少了解。而这份了解,不止于对方的生活作风、行为惯常,更多的是在很多他们本人都没有意识到的细节上。而当这细节放大于眼前,他们才发现,彼此之间的这份熟稔,比想象中超越很多。


  得到这个答案,韩文清没有再问什么。张新杰也回过身,继续操作着他的暴力牧师。

  他的操作依旧是那么精准,每一个走位每一个技能都恰到好处,他拿着攻击力极强的牧师,打出的依旧是张新杰的风格。

  韩文清不禁有些感叹,黄金一代都是当打之年,眼力与手速正值巅峰,状态也是很好。虽然他不愿承认,可这是事实,他们初代的选手,确实年纪大了,很多地方的水平都有所下滑,比不上后来居上的年轻一辈。

  可这些都不会阻挡他争夺冠军的信念。

  他并不是羡慕他们,要知道谁都年轻过,他也有过最好的年华。再说羡慕没有什么用,还不如实打实的发挥与更进一步的努力。勇往直前,不畏艰难,这是霸图一贯的风格。


  枯燥的练习没什么值得多看,韩文清离开训练室前拍了拍张新杰的肩道,“早些休息,明天还要赶车回总部。”

  张新杰答应了一声。他的作息一向准时,就算今天特例的在这个时候跑来训练室,一旦到点,自然会去睡觉。

  对此韩文清倒也不担心,明天的安排估计对方比他还了解。而刚才那句话,也只是顺口而已。


  偌大的训练室再次回到一人的冷清,整个机房只听见键盘的敲击与鼠标的点击声。

  张新杰动作不变,脑子里却想了很多。

  从他第一次进全明星到现在,全明星的每一场团赛中,石不转永远是和大漠孤烟在同一组出战。之前那场团队赛,虽然是同一队,却是这两个角色有史以来第一次的分战。

  不止操作者本人,别的选手与观众对此也很是唏嘘,好像看见一件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这样眼睁睁的展现在眼前。

  全明星的赛事本来就是以娱乐效应为主,张新杰当然对这样的安排没有什么意见,相反他还有些跃跃欲试——虽然牧师与人单挑只是无止境的磨血消耗战,拼的是耐心与精准度,对于观众来说完全没有看点——不过对于进入联盟后从未在擂台赛出战的他,这个提议很是有吸引力。

  最终他答应叶修胡闹一般的无厘头想法时,同队的选手们各个都惊讶不已。要知道之前无视了叶修的垃圾话,说出“这里是霸图主场”的话的人也是张新杰,他完全有理由拒绝,而现在他却这样妥协,这未免有些过于纵容提出此议的某人。

  张新杰没顾得上吵吵闹闹求解释的众人,只是看了一眼他的队长。韩文清对他点点头,张新杰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这是他难得的任性,而一向严肃的队长,其实是在变相的惯他。


  这次牧师守擂,最终打了个平手回来,也算不错的战绩。而作为一个牧师,能这样过一把瘾,也算是史无前例了。

  张新杰想,他还是习惯于在团队战中和队长的搭档。就像他对韩文清的熟悉一样,在荣耀里,他与他也有太多习惯。

  习惯了全明星赛上被分到一组,习惯了到哪里都是两人搭档,习惯了一抬眼就看到拳皇的身影站于眼前。

  联盟的经典双人组中,除去连年斩获最佳搭档称号的叶修苏沐橙,还有很多让人印象深刻的组合——王杰希和邓复升的一动一静,喻文洲和黄少天的剑与诅咒,李轩和吴羽策的双鬼配合,再有,就是韩文清和张新杰的一攻一辅。

  如果说一叶之秋与沐雨橙风的配合是全联盟公认的最佳搭档,那大漠孤烟与石不转则是霸图每一个人心中的默契组合;如果说一叶之秋与沐雨橙风是独一无二的,那大漠孤烟与石不转同样是不可替代的。

  不管是否是霸图粉丝,似乎没有人想过大漠孤烟身边没了石不转的样子。

  霸图的正副队长,从开始到现在,一起合作一起奋斗一起作战,不论在过去还是如今的玩家心中,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回霸图总部的车程很长,一直到第二天的晚上,霸图一行人还坐在大巴上。已经过了十点,但离到下一个宾馆还有一段时间。

  坐在韩文清旁边的张新杰头一歪,靠在身边人的肩膀上,就这么睡着了。

  韩文清没做声。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情况,他只是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对方睡的更舒服一点。然后他伸手,轻轻拿走对方的眼镜,叠起来放在一边。


  霸图其余人还在兴奋在插科打诨,难得的全明星嘉年华,让整日准备比赛的他们松了口气,余兴未过,一个个仍是兴奋不已。

  “你们轻点。”韩文清开口提醒他们,声音不大,却足够众人听见,“新杰睡了。”

  霸图的队员们立刻心领神会的点头,乖乖的压低声音不再吵闹。

  然而坐在韩文清前排的张佳乐听到这话,一时玩心大起,想趁此机会,给熟睡中的张副队来一张睡颜照。

  于是他转身趴在椅背上,拿出手机,对准张新杰,按下照相键。

  韩文清自然发现了他的小动作,瞪了他一眼,再看一眼他手机,意思是要他删掉照片。他不想吵醒靠在他肩上睡着的张新杰,因此没有动,只能拿眼神示意。

  张佳乐当然知道韩文清什么意思,但他仗着对方现在没法拿他怎么样,只是有些调皮地吐了吐舌,韩文清无奈。

  张佳乐又回过身,献宝一样的把照片给邻座的林敬言看。林敬言和气地笑了笑,把不老实的偷拍者按回座位。

  “别闹。”林敬言压低了声音,眼睛里带着笑意。

  张佳乐也轻声笑着说,“难得见到张副队不戴眼镜的样子,一定要留张照纪念纪念!”

  “你不怕事后老韩找你算账?”林敬言揉了一把他的头发。

  张佳乐满不在乎的胡乱抓了抓脑袋,对着窗随意理了理被弄乱的发型,“怕什么,习惯了。”

  林敬言好脾气的笑了笑没再做声。


  外面的天色已是全黑,只看得见路灯整齐的罗列于马路两旁,车流不多,偶尔开过一辆,也只听到呼啸余音。

  奔波劳累,刚才精力旺盛的队员们有些熬不住,话语声慢慢的停了。

  整个车厢渐渐的安静下来。

  韩文清也有些疲惫,他微一侧头,轻轻靠在张新杰发璇上,闭上眼睛。

  这个动作由他做出来,再熟悉不过。

  同样是习惯了。


  车子依旧不断地向前行驶,载着一车的人开向下一个目的地。

  此时此刻,夜色正好。


  END


评论 ( 2 )
热度 ( 79 )

© 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