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名字来源于本命名字

什么都吃,国产、欧美、蝴蝶蓝等X点小说、仙剑古剑、新番老番、原耽……各种cp都吃

兴致来了产出点渣作_(┐「ε:)_
来找我玩吧!

[全职高手][张新杰中心/微韩张]场上场下

1306章衍生/清水偏粮食/短篇/笔力弱


 

石不转被风景杀自爆带走了。

 

张新杰知道自己有着很大的责任,他是霸图双指挥之一,是战术大师,是霸图的副队长,是团战中最为重要的牧师,却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着实失策。

身前身后,不见大漠孤烟百花缭乱冷暗雷,不见别的任何队友。霸图最强的几名主力都上了团队赛,可他却处于孤身一人的空白段。

刺客的匕首闪着寒光,干净利落的朝牧师杀去。

 

防不胜防,再精密的战术布置也抵不过突如其来的变数。

比如谁也没有料到杨聪对舍身一击犹如上瘾般的执着,比如三零一新进队的白庶实力之不可捉摸。

也许可以说是运气不好,新赛季变化极大还没被人摸透的三零一,在击败兴欣虚空之后,第三次出战便让霸图给碰上了。

可也不能说是毫无准备,在看到十九轮兴欣战队小手冰凉的下场之后,张新杰自然对此多做了很多功课,韩文清也在复盘时给全队播放了兴欣对三零一的录像,并着重指出了刺客的潜在危险性。

比赛时霸图众人不是没有注意过杨聪的动向,结果依然不尽人意。团队战的场面实在是太复杂,白庶的爆发一时打破了他们的节奏。不管出自国内国外,双方都是经验十足的选手,而细微的突破往往能够让其中一方抓住机遇 ,一举而攻。

 

张新杰停住了操控键盘与鼠标的双手,他摘下耳机,侧过头看向他的队长。果不其然,韩文清的眉心和往常一样皱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张新杰收回手,暗暗叹了口气。

韩文清的注意力正集中于比赛之中,并没有留意到副队长的一瞥。他的眼神依然坚毅,修长手指快速敲击着键盘与鼠标。

霸图的队长,不管赛况处于何种境地,都是这样坚持不懈。

已是十年未变。

张新杰静静看着那双跳跃于键盘上的手。这双手他看了七年,从手形到指节,不能再熟悉。视线上移,是那人漆黑的发,衬着眉目深刻的五官,以及侧脸利落分明的线条。

——他感到双眸之中有什么东西坠落下来。

 

这个一直居于霸图队长之位的男子,桀骜锐利,铿锵沉稳。荣耀十年跋涉至今,从头到尾,从始至终,操作着拥有拳皇之名的角色,固守着霸图所有人金色的梦想。

 

张新杰还在训练营时便分外景仰他。

那时常常有战队下来的人到训练营找找有什么好苗子,有队员在看到张新杰这边时,忍不住被少年精准的操作所吸引,停下了脚步。

“挺好嘛。”对方看了眼屏幕上的角色,问道,“你是拳法家组的?”

“不是的,前辈。”张新杰停下操作,规规矩矩的回答,“我主练的是牧师。”

“啊?”来人明显有些诧异,低下头,正好对上少年认真的眼。

张新杰抬起脸来,认真的说道:“我觉得要练好牧师,不光需要对本职角色有绝对熟悉,还要对别的职业加以深刻了解。光靠理论数据还是不够,亲手操作记忆更深,看的更透。”

“哦?挺有远见嘛,那除了拳法家外的其他职业你会尝试吗?”

“会。”

“熟悉程度呢?”

“这些还不到位,本来空闲时间就不多,而且个人的账号卡使用权有限,我所借用过最多的是拳法家。”

“你对这个职业很执着啊。”

“因为我最佩服的人是韩队,我希望总有一天自己能够加入战队,和他比肩。”

“想法不错。”最后那名战队队员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背,然后弯下腰,靠在他耳边低声说了最后一句,“不过这个训练营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这么希望,我想这点你也清楚。所以……好好练,继续加油。”

张新杰没做声,他抿着唇,握紧了鼠标。

 

练习着牧师的少年将一名拳法家奉为偶像,在霸图却并没有人对此感到奇怪。

事实上,来到霸图并怀揣着梦想的人,多多少少都在追逐着这名队长的脚步——烈焰红拳挥出时燃起了每一个人心中埋藏的热血,象征着胜利的火光映在每一双眼中。

因为有韩文清十年如一日的带领,霸图的士气未曾熄灭过,有的只是不断的昂扬向上,奋起勃发。

韩文清的魅力就在于,光他一人就能唤起他人内心深处的激情澎湃,即使冷静如张新杰,也往往为之感染。霸图的风格本不像他,但他却在霸图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位置,个中原因,多多少少来自眼前这人。

其实一开始只是纯粹的仰望与崇拜,直到自己也加入,离那人越来越近,然后再也没有任何距离。

 

他看向那人的眼,屏幕上折射的光影流转其中。

他想他怎么也看不够这人眼底的光芒,那火焰燃烧到极限,深邃的让人窒息。

他的思绪突然退回到霸图夺冠那一年,轰轰烈烈,热热闹闹,巨大的喜悦充斥在每一个人心间,一群人欢呼着抱在一起,共同举起奖杯。

那时还只是个新生代选手的张新杰有些愣神,他能感受到这种温暖,却也禁不住茫然。不过没容他思考太久,很快就有人抓住他的手臂,带着他一起走上领奖台。

他回过头,看到的是队长难得流露出笑意的脸庞,样子简直令人难以忘怀。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韩文清的笑容,刀削似的薄唇弯起淡淡的弧度,英挺的剑眉微微抬起,好似春风盖过极寒的冰川。

 

===========================================

 

张新杰退到选手席,看着场馆荧幕上的直播。

他自己屏幕上是石不转躺倒的身影。角色死亡,视角固定不动,而战场已从石不转身边转移,要想知道比赛进程,只能离开赛席。

即使如此,他还是专注的观看着比赛的每一处发展,并暗自分析着霸图可以占得的优势,以及扳倒对方的机会。

 

他极少从这个角度观察队友们作战。

身为牧师,每一场比赛他只在团队赛出战。牧师在团队赛中的重要性不必多说,很多战队的战略方针往往是首杀敌方牧师,简单粗暴却着实有力。而拥有联盟第一牧师的霸图战队,对石不转的战场保护自然果断又周全。

因此,不论比赛是输是赢,张新杰所操纵的石不转往往是较后才倒下的那一个,所以在团队赛常常是最后退出的那几人之一,而像今天这样干坐于凳上静待结果的情况实在少见。

他几乎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情景,什么都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同在比赛场馆,场上场下却是两个世界,这种隔离感让他莫名觉得有些心慌。

而唯一能做的,只剩下默默等待与祈祷。

张新杰不是一个把希望寄托于不切实际的猜想的人,他不信无端发生的奇迹,但他有着对霸图一如既往的信任。

这信任并非盲目。

霸图不怕失败,一次失败只会让他们更加勇往直前。

所以他知道,即使牧师被爆,霸图剩下的所有人也不会就此放弃希望。

所以他也知道,韩文清林敬言张佳乐等人仍会努力拼尽所有。

这就是霸图。

 

失去了牧师,霸图的境况一下子变得极为艰难。

没有治疗辅佐,就要加快速度狠命直拼。在韩文清的带领之下,剩余几人的攻势立刻凶猛无比,好似猛虎出击。百花缭乱的弹药愈发耀眼夺目,冷暗雷的攻击频频爆发,一瞬间几人气势高涨,直逼三零一而去。

他们都毫不放松。

张新杰莫名的被这一瞬给感染了,不知名的情绪突然就从心间炸开。

他并不是一个容易受人影响的人,然而自从加入霸图以后,这个气势一如其名的战队总是在不经意间让他破例。

可这没什么不好,反而更加坚定了他要在霸图待下去的决心。

他也清楚他会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第二个倒下的是白言飞的元素法师罗塔,随后跟着的是秦牧云的神枪手零下九度。

与此同时,三零一队也倒下了两人,加上早前自爆的杨聪,双方人数再度处于一个平衡。只是,这个平衡也仅仅是数字层面上的。

三零一还有一个牧师,这对霸图来说是一个致命的威胁,局势分外不利。

最终奇迹并没有降临,牧师所带来的有利条件让对方占了极大优势,三零一击败霸图,比分8:2。

输了比赛,而且对手还是不属于强队的三零一,即使有诸多措手不及的原因,一众人的心情还是低迷。再加上这里并非霸图主场,三零一粉丝的呼声响于整个场馆,听在耳畔只觉烦躁。

韩文清带着剩余队员下场,张新杰站起来迎接。

“队长。”

“……”韩文清点点头,什么也没说,独自走向出口的方向。

张佳乐咬着唇不做声,林敬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又看向张新杰,说,“走吧。”

“好。”

于是剩余队员们也很快的收拾好,霸图的成员一起安静整齐的离开。

张新杰默默拿起之前整理好的队长和自己的物品,他回过头,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场馆。大屏幕的画面定格在熟悉的荣耀两个大字,只是这一次并不属于他们。

 

===========================================

 

赛后回到霸图俱乐部,依旧是紧张的复盘。比赛期间没有一刻能够放松,三零一的爆发让人吃惊,那个神秘新人白庶透出的资料实在是太少,霸图在这方面吃了亏,却也一时难以找出应对措施。

待散会后,张新杰留在原地没走,他还在研究比赛录像,视频的播放速度被降到最低,一帧一帧缓缓拨动。韩文清走过来,食指弯起敲了敲桌面。

“你对兴欣新出的那套牧师装怎么看?”

张新杰似乎没料到对方会提出这个问题,他简略说道。

“典型的站桩牧师,智力高,治疗量高,但是施法速度一般。”

“哦。”这点是个职业选手都能看出来,韩文清要听的当然不是这些,他又问道,“如果那套装备换到石不转身上,会怎样?”

其实这个假设在外界早就吵翻了,小到战队论坛大到电竞周刊,粉丝记者都兴致勃勃的讨论着此次牧师引起的话题。

张新杰并没有看过他人的评价,他有自己的思考:“那只会弄巧成拙。小手冰凉的全套银装是照着安文逸的特色量身定做的,装备再好也不适合他人。”

“那对方选手怎么样?”虽说安文逸已是媒体公认的兴欣短板,可韩文清觉得那个老对手不会看错人,只是他也看不准这个牧师有什么长处,便来问问他的副队长。

“把握时机很准确。”张新杰略一沉思,“如果加以磨练,是个人才。”

“他会成长的多快?”

“这就要看他自己了。”

“那么,”韩文清的眉心还是微皱,“石不转的装备是保持现状,不需要俱乐部那边提升了吗。”

“不用。”张新杰一笑,他算是知道队长说这一番话是为了什么,“队长,别小瞧我啊。”

“继续加油。”韩文清说完这句话,放心的转身离开。

“我知道。”张新杰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你也一样,队长。

 

每个战队都有自己的一套打法。

像三零一这样,一时黑马,却不一定持久。白庶异军突起,确实能在一段时间内让三零一风光一时,但光靠一个人终究是不能将现有的璀璨一直保持下去。

而霸图在韩文清的带领之下,风风雨雨中里已度过了十年。这十年里,旧的人去,新的人来,江山代换,但不变的是霸图一贯的作风。

一只战队是靠一代又一代人的经营的,可良好的传承燃烧着的是个人的付出。

 

从韩文清状态开始下滑的那几年来,张新杰就一直看着这人固执的自己和自己较劲,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韩文清在焦虑,张新杰也跟着着急。

可韩文清不是一个需要安慰的人。张新杰把一切看在眼里,却又什么都不能做,那感觉就像上一场比赛中他退出团队赛后的那段时间一样。

他知道韩文清这几年过的一点也不轻松,然而他张新杰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都把自己折腾的很辛苦,结果什么都没有和对方说。

这本不是霸图男儿的风格,别的人看不出,他们两人心知肚明。

 

张新杰目送着韩文清朝门口走去的背影,他突然抑制不住的站起身,朝前跨出几步。

“队长!”

韩文清停了下来。

“怎么。”

“如果你退役了,该怎么办。”

 

霸图没人敢问出这样的问题,除了张新杰。

如果韩文清退役了,霸图该怎么办,其他人该怎么办?

似乎没有人考虑过这件事,或者说,是不愿去想。

 

荣耀可以玩一辈子,但职业选手不能当一生。

他们这些人,进联盟之前都做好了很大的觉悟。这条路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不一定能有所收获,不一定有鲜花与掌声,一旦走了下去,就再难回头。

 

张新杰看到韩文清站在训练室的门口,逆着光,看不清表情。

韩文清还没有回答他,从他问出那个问题起,长久的沉默徘徊于两人之间,久到他几乎以为时间已经在这一刻停止,久到他开始动摇,担心起刚才的问题是否太过突兀。

终于他听见熟悉的声音,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响起。

“新杰,别想太多。好好休息。”

 

韩文清从来不会依赖张新杰。

霸图如果没有张新杰,他依然可以带着这只队伍一往无前的走下去,虽然那不一定是如今的霸图,可也不会改变太多。张新杰对于他来说,是恰当的时间内遇上的正确的人选,正好合适,所以就是他了。

韩文清的身边不会缺少同伴。虽然外界对于这位霸图队长的脾气与面相的传言纷纷扬扬,玄乎其玄,可真正了解韩文清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名难得的好队长。这样的队长,最是容易让人服服帖帖的站在他身旁。

而张新杰也不会永远紧跟于韩文清身后。

他骨子里有着自强不息的信念,让他从来不会在原地踏步。

只知随着别人步伐走而没有主见的人不是强者,这样的人韩文清不屑理会,而张新杰若是如此,也不会得到他的认可,成为霸图的副队长。

退役是个逃不开的话题,但真正直面它的时候也没什么可怕。就算真的来了,那人也会像一个王者一样傲然离开,霸图也依然会好好走下去。

而且,这还早呢。

 

有些话不必多说,有些事情自能领会。这或许是他们之间不言而喻的默契。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很奇妙,他们本不是一类人,却能默契的相伴而行。或许是长久的相处中发掘出了更多的自我,又或许是因为彼此之间太过了解,以致于在细微的地方总是那么契合。

 

张新杰禁不住笑了起来,他想他得到答案了。

“我知道了,队长晚安。”

“晚安。”

 

常规赛还在热热闹闹的进行。

第二十三轮兴欣客场挑战霸图,2:8结束。

 

荣耀比赛往往如是,层出不穷的变数席卷而来,让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都为之无奈,却也只能去努力接受。

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电竞的世界永远是这样不近人情般的残酷。实力的较量最为重要,而运气也常常占了一部分因素。种种原因加于一处,产生这样那样的影响。

每一个战队都想要赢,老将新人没有一个不想夺得冠军。可付出了不一定就能得到,因为这个联盟里的所有人都在努力,只要他还怀着追逐荣耀的梦想。

场上一分钟,场下十年功。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无愧于心。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