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名字来源于本命名字

什么都吃,国产、欧美、蝴蝶蓝等X点小说、仙剑古剑、新番老番、原耽……各种cp都吃

兴致来了产出点渣作_(┐「ε:)_
来找我玩吧!

[全职高手][安张安]偶像求签名

清水偏粮食/短篇/笔力弱


       01

  叶修拉安文逸进兴欣前,后者很直白的问,“进兴欣有张新杰的签名吗?”

  “没有。”叶修很干脆的回答,“不过只要我开口,要几张他会不给?”

  “咳……”安文逸喷了,他还是不能适应这人的调调,他想了想道,“不过太多就没有意义了。”

  “你这人真麻烦。”

  “应该的。”

  

  

  02

  后来安文逸还是来了兴欣,虽然并没有拿到偶像的签名。

  叶修在很久以后突然想起这事,他感到略愧疚,于是决定给安文逸小朋友一些补偿。

  “要不我找他来陪你练练?”兴欣的队长悠悠然随口说道。

  “队长你……开玩笑的吧?我们现在可是对手,何况那是张副——”

  “哎我说你,别急呀,黄少天都帮我刷过副本呢,没试过怎么知道。”

  “不是,这不合逻辑……”安文逸连连摇头。

  房间那一端立刻响起了包子的大嗓门:“小弟!安文逸叫你呢!”

  “谁是你小弟啊!”罗辑吼完回头,态度一个地一个天,“文逸,你刚才叫我?”

  “不不不!”安文逸觉得他整个人都混乱了,“你听错了。”

  叶修这边已经打开了与张新杰的聊天窗,光标一闪一闪停驻在空白的对话框上。

  “考虑的怎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别错过哦。”叶修的口气像是已经搞定一切,他说,“这样吧,先告诉我,你想不想。”

  “当然想。”安文逸脱口而出,话音刚落就眼睁睁的看着叶修大爆手速敲了一句话过去,根本来不及阻止。

  安文逸扶额。

  

  君莫笑:张新杰张新杰快出来!

  石不转:有事?

  君莫笑:吃了吗?

  石不转:再见。

  

  安文逸和叶修大眼瞪小眼。

    

  叶修“啧”了一声,拿起鼠标去点窗口震动,顺手又是几串话敲了过去。

  

  君莫笑:等等别走啊张新杰!

  君莫笑:老张?

  君莫笑:小张?

  君莫笑:小张你还在吗?

  

  石不转:在。

  

  君莫笑:哟你没走呀!

  石不转:什么事。

  君莫笑:来兴欣玩玩吗?

  石不转:你在开玩笑吧。

  君莫笑:我认真着呢,快看我真诚的双眼!

  

  安文逸忍不住暗自腹诽自家队长神烦,然后默默在心中对偶像道了个歉。

  不过张新杰显然对此早就适应了。

  

  石不转:看不到。

  君莫笑:……

  石不转:到兴欣干什么?

  君莫笑:我这里有个牧师,很崇拜你的,来指导指导呗。

  石不转:霸图有很多事等着我做。

  君莫笑:别客气!

  石不转:不客气。

  君莫笑: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石不转:太远了。

  君莫笑:这不怕,第四轮比赛就要到了,正好你们过来,就来看看嘛不耽误的。

  

  那端张新杰没有像刚才一样立刻回复。

  安文逸担心中又带点期待,叶修冲他一笑,肯定的说:“放心,他这会儿估计是询问老韩来着。”以张新杰的性格,有什么事都会向队里报备一声,叶修就是抓着这点做的判断。

  果然,一分多钟后对面来了消息。

  石不转:可以。

  

  安文逸怀疑的问叶修:“这就成了?”

  “成了。”叶修自信满满。

  

  

  03

  直到张新杰真的出现在训练室门口时,安文逸才发现队长这回并没有驴他。

  虽然,还多了另三尊大神。

  

  趁着叶修和张佳乐抢电脑,方锐朝林敬言竖中指的混乱时刻,安文逸冷静又迅速的倒了杯水,给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的张新杰送去。

  张新杰接过水杯,道了声谢,然后说:“你就是安文逸?”

  “我是。”

  “叶修让我来看看你的操作,不过不是现在,等这场比赛结束,我会单独过来一趟。”张新杰没有绕弯子,直接把话说清了。

  “谢谢!”安文逸很激动,但依旧表现的分外有礼,“麻烦了!”

  “不用谢。”张新杰笑了笑,“知己知彼,霸图不做亏本的买卖。”

  叶修耳尖的听到了,回头插嘴,“张新杰,你犯规啊。”

  “把我叫来给你们家牧师做指导,叶修前辈,你说犯规的是谁?”

  叶修于是作势要赶人,霸图四人倒也真的只是来打个招呼,很快的转身就走。

  安文逸连忙摸出早已准备好的霸图战队精装纪念册,翻开印着石不转彩插的那一页,追了上去。

  “张新杰大大,给我签个名吧。”

  

 

  04

  “开心吗?”

  等安文逸回来以后,一早注意到这边动静的乔一帆微笑着问他。

  “当然。”安文逸跟着笑,“能近距离接触到自己偶像,怎么说都是难忘的回忆。”

  “说起来,文逸你当初怎么会选择兴欣,而不考虑霸图训练营?”

  安文逸想了想道:“说实话,在队长找我之前,我就是一个普通玩家,完全没有考虑过职业选手这条路。我很清楚自己的水平,就算是在训练营也不会突出,何况在年龄上也没有丝毫优势。”

  乔一帆安静的没有插话,他知道这个队友一贯冷静,在同龄人里也是难得的为人成熟,而对自身的评价果然清醒又理性。

  安文逸拿起签名本,手指摩挲着封面,动作轻缓,小心翼翼,他接着说:“而且,我玩荣耀就是冲着他才选的牧师。虽然也很想和偶像并肩作战,可就算有幸入选霸图,一个战队也不会需要两个牧师。倒不如站在偶像的对面,真正的同处一战场。”

  “是啊。”乔一帆笑了起来,似乎想起些什么,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做对手的感觉,也很好。”

  

 

  05

  张新杰说出口的话从来都会做到。

  比赛后,霸图战队的其他人已先行离去,张新杰只身一人,在事先约定的时间分秒不差地踏进兴欣网吧的大门。网吧里的人注意力大多集中于自己的屏幕上,张新杰没有准备墨镜口罩这类夸张装备,只是很低调的选了比较不起眼的地方走,并且幸运的没有被人认出。

  走到二楼时他看到等在那里的安文逸,便开门见山道:“我能抽出的时间不多,最长不会超过半天。”

  安文逸不动声色的摸出一块表来计时。

  “……”张新杰看了他一眼,继续道,“先从今天的比赛讲起吧。虽然你们队长会给你们分析每一场比赛,不过那是纵观全局着眼全队的复盘,不会对其中一个人有太多的针对性。”

  “我知道。”安文逸点点头,能得到联盟第一牧师的一对一指导,他自是求之不得。

  

  第四轮比赛最终是兴欣3:7败于霸图,这个比分结果虽说不够理想,却也在情理之中。这是兴欣战队第一年参赛,而现在才打到第四轮,对手又是豪强之一的霸图。

  可这不能算作比赛输掉的借口,至少安文逸是这么认为的。

  他向来理智,对待比赛输赢比别人更清醒,很少会掺杂私人情绪,而这也使得他在心态调整上用时更短。这般良好的心理素质,对于一个新秀来说极为不易。

  安文逸知道兴欣的大家需要学习的地方太多太多。他们每个人都有独属于己的优点,同时也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不足。队长叶修对此看得清楚,却从来不说。过多的提点反而会葬送自主思考的能力,新人们最需要练就的是充分到位的自我认识,以及在此过程中与队友的相互契合。

  安文逸在这方面一向做的不错,这个大学生看上去比一般的同龄人老成许多。

  他和张新杰都是说话很有目的性的人,不会浪费口舌于无用的语言。虽然一个是大神一个是新秀,一个是偶像一个是粉丝,一个是神级治疗一个是短板牧师,行动力上却是惊人的默契一致。

  张新杰显然很欣赏安文逸这点,不过他没有多作表示,只是要来比赛录像,很认真的点出大方向小细节上的种种不足。安文逸听的入神,时间很快走过了几个小时。

  

  

  06

  一局赛程复盘的差不多后,张新杰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他问道:“我说的这些,相信你们队长也说过,而你自己应该也有发现,但为什么还是犯了?”

  “因为……我的手速反应跟不上我的判断力。”安文逸揣测着说。

  “这是托辞。”张新杰毫不留情的驳回,“如果拿这些当借口,你会进步的很慢,甚至停滞不前。”

  

  安文逸没有说话,心里乱成一团。

  反应慢,手速跟不上,空有判断却无用武之地,这是他的不足,他对自己的认知清楚的可怕。

  他有些手足无措。

  

  他的偶像是张新杰。

  他欣赏对方的生活作风:一丝不苟,有条不紊,淡定沉稳。这让他觉得很舒服。

  他看完了所有张新杰的比赛录像,研究对方的操作,暗自模仿学习,一遍又一遍。

  

  而现在,一直关注着的大神就在旁边,身为粉丝他当然希望能展现自己优秀的一面,可是他没有,反而将缺点完完整整的暴露出来。

  兴欣牧师的短板已是出了名的,放眼联盟之中所有的治疗职业里,小手冰凉估计就是那着倒着数的。叶修邀他入兴欣的时候有一定的理由,但更多的,或许也是无奈。

  安文逸很清楚这些,所以他一直在努力,一直在给自己施加压力,奈何事与愿违,进步无几。

  

  他正处于争取与得不到的境地之中。

  

  不论是大神还是普通选手,很多人都会经历这种困境,但真正脱困的人屈指可数。

  他也知道万事不可急躁,可他真的想证明些什么。

  

  安文逸盯着屏幕,那里定格在小手冰凉被击杀倒地的一瞬。

  他觉得心里有些微苦涩。

  

  然后他听到耳畔清晰的传来一句:“别灰心。”

  安文逸抬起头,看到张新杰的表情很是认真:“或许刚才我的话重了点,不过不要看轻自己。你有你的优点,把握好了,再将短处一一补上,必然能打出不俗的成绩。再者,你才刚出道,操作技巧、临场发挥、心态调整等方面都是要慢慢学习的。”

  安文逸却想到,面前的偶像在第一年出道的时候就与霸图战队一起夺得了冠军,什么叫天差地别,或许就印证在这些地方。他并非不自量力的要同最顶尖的比,但至少要做到自己所能达到的极致。

  

  “张副——”

  

  张新杰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说,别想太多,先休息一下,我们聊点别的。

  安文逸点点头,将想要说的话收了回去。

  

  

  07

  “我曾经有过和你相似的经历。”这是张新杰开始闲谈的第一句。

  安文逸惊讶地抬起头,张新杰继续道:“霸图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你应该能够想象。我在训练营的时候,一群人竞争的激烈,想要出头的话,一靠实力,二靠机遇。”

  “可机遇不是任何人都能得到的。”

  “对,机遇这种东西飘忽难寻,这时候就需要绝对的实力。”

  “那张副就是因为绝对的实力和难得的机遇脱颖而出的吧?”

  “不,不全是。”张新杰摇摇头,“当时和我水平相当的同职业选手有不少,大家的操作都差不多,并没有出类拔萃遥遥领先之人。那时候石不转的上一任操作者刚刚退役,正是一群人冲着这个位子挤破头的时候。我能入选,更多的是因为比他们多了一份战术思维。”

  安文逸自然明白这点,战术大师的名号毕竟不是吹的。

  张新杰淡淡的补充:“但我的战术其实更适合慢节奏的阵地式打法,和当初的霸图完全不契合。”

  安文逸奇怪的问道:“可张副一直以来的风格都和霸图很贴切啊?”

  “那是因为,我在尽力使自己适应不适合我的战术。”张新杰对他并没有任何隐瞒,“一个战队不可能因为一个人轻易改变整体,霸图的风格已然在三个赛季内形成,我所能做的,就是去改变,去适应。”

  安文逸没想到这里头还有藏着这样的缘由,不由对他更为佩服。

张新杰继续说:“那时候荣耀联赛即将开始,可转变风格不在一朝一夕,要融入战队的事情却是迫在眉睫,我当初的心态和现在的你有点像——明知不能着急,心却难以静下来——这样的状态完全不行。”

安文逸沉默着没有回话。

“付出了不一定就能得到,但至少要去尝试。”张新杰的语气依旧很淡,“我想,以你的心态,能够做到更好。”

  安文逸眼神一亮,原本低落的表情渐渐透出一股坚定。

  

  

  08

  “张副队。”

  “恩。”

  “能不能问一下,你为什么会选择做职业选手的?”

  

  这个问题想知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张新杰这样的人,更像是学院里的好学生、职场里的高层精英,但他却跑来打荣耀,并且打出了一番事业,打出了自己的风格,很难不勾起人们的好奇心。

  

  张新杰似是在回忆着什么,一手扶了扶着无框眼镜的镜架,“一开始,是偶然对电子竞技的认识,进而慢慢了解,有了兴趣。后来出了荣耀这款游戏,自然而然关注了起来。等到联盟成立,几个赛季的比赛看下来,便想在这个舞台尝试一番。”

  安文逸没料到理由这么简单,但仔细一想,却也在情理之中,不禁感叹道:“大神们也都是这样一步一步走来的啊。”

  “对。”张新杰冲他微微一笑,“所以别看现在这帮人在外头一个个风光无比,私底下每一个都是努力至今的。”

  安文逸看着一向严肃的那人难得的微笑,忍不住跟着勾起了唇角。

  

  

  09

  送张新杰离开的时候安文逸忍不住问道:“张副队,为何你会答应来敌对战队指导?”

  他与他本没有交集,最多只是自己单方的关注,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能与偶像面对面的交流许久。

  

  张新杰似是知道他会回答这个问题,淡淡道:“真正的强队,不会去担忧自己的对手变得有多强。敌人强,那战胜敌人的自己就更强,得到的荣耀就更重。再者,没有什么敌对敌手,离开比赛后,大家都是一样的荣耀玩家。”

  “你有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智力1810的属性,至少能在整个联盟领先很长一段时间。”

  “我看好你,看好兴欣,只是我更相信霸图。”

  

  安文逸认真的听着,然后感到自己的肩膀被拍了拍,力道不轻不重,透过手掌传来一股安稳人心的力量。

  “安文逸,好好加油。”

  他郑重地点头,两人没再说什么,并肩走下楼梯。

  

  张新杰走前,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希望下一场对阵中,能看到不一样的你。

    

  

  10

  下半赛季,小手冰凉的装备焕然一新。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兴欣对这个牧师看的很重。

  可安文逸的表现还是让人失望,在对阵轮回的比赛中,因为他的漏洞,导致团队被迅速击溃。

  面对媒体的责难,叶修坦然回应:安文逸的特殊之处,就在于他身为兴欣战队的一员。

  

  常规赛第二十一轮,石不转被风景杀舍命一击。

  相似的场景,让人忍不住想起十九轮同样被杨聪带走的小手冰凉,只是两者的概念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常规赛第二十三轮,霸图主场迎来兴欣。

  张新杰在赛前熟门熟路的跑来和兴欣打招呼,安文逸猛地抬头,张新杰正好看向他这边,似是笑了笑。

  

  

  11

  比赛结果最终是霸图8:2战胜兴欣。

  

  安文逸被接连的失败打击的麻木,本轮直接对话张新杰,让他很是有心无力。赛后的双方握手致意,他一直垂着头,不做声。

  直到再有一个人握上他的手,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时机的把握很准确。”张新杰——他崇拜已久的偶像——以联盟第一牧师的身份站在他面前说,“终于明白兴欣为什么会坚持选择你了。”

  

  

  12

  安文逸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13

  虽然队长叶修肯定过他的进步,同队的队友常常鼓励他,可他知道这里面包含着不少安慰与开解,失落的情绪依旧难以消去。

但是偶像的话语一出,那些难过与不甘都消失殆尽。

张新杰的话似乎有一种魔力,每每让他充满干劲。

  他知道但凡对方说出口的话语,从来都是经过严密思考判断出来的。

  他深深地相信着对方的每一句话。

  

  兴欣的牧师,读作安文逸,写作张新杰脑残粉。

  可他是兴欣的队员,与他的偶像是张新杰,这两点从来没有矛盾。

  

  

  14

  安文逸在不断努力,小手冰凉跟着暗暗崛起。

  

  对阵微草,神圣之火封印过王不留行,又封印了独活。

  敌方高速移动下他依旧能做出预判攻击,技能释放精准到了极限。

  安文逸的坚持终于收到了回报,精彩的表现是对他的质疑声音的最有力打击。

  

  常规赛最后一轮,兴欣再度对上三零一。

  兴欣团队一行配合默契,三零一想要故技重施,却只落得一个调虎离山。安文逸不慌不忙,稳妥的操作好了自己的每一步。

  团队赛,兴欣最终胜了。

  

  

  15

  随着比赛日程的加紧,每日都是枯燥又机械的训练,安文逸已无暇顾及太多。

  再次见到张新杰,已是在季后赛的比赛场上。

  

  在备战室外的走廊擦肩而过的时候,张新杰脚步没有停,却是说了一句:“你的比赛我都有看,表现的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安文逸慢慢、慢慢露出了一个笑容。

  

  “张副!”他小跑着追上那人的脚步,“再给我签个名吧!”

 

  END


评论
热度 ( 70 )

© 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