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名字来源于本命名字

什么都吃,国产、欧美、蝴蝶蓝等X点小说、仙剑古剑、新番老番、原耽……各种cp都吃

兴致来了产出点渣作_(┐「ε:)_
来找我玩吧!

[全职高手][修伞修无差]此际无声

短篇/粮食/纯抒情回忆/笔力弱

1

第一年的清明,他带着刚过十五的沐橙一起去南山公墓。

沐橙手里拿着一束小小的花,叫不出名。他觉得眼熟,然后想起这花在家门前也有。

花是三人一起种下的。

那时沐橙眼尖,在被人遗弃的盆景中发现了仍存活的一朵小花,拉了拉他们的手示意他们看。那人摸了摸女孩的头问她想不想要,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便回过头来眼带笑意看了他一眼。他无奈,于是两个哥哥小心翼翼地将这一株不知名的花移到了门前那块土地上。

完事后那人拍了拍手掌站起来,他也跟着懒洋洋的起身,嘴里叼着根没点着的烟含糊不清的嘟嚷着:“这算不算破坏绿化……”

“它本来就属于绿化好吗。”那人无奈。

“真的没问题吗?万一被人一个不留神给——”

“少乌鸦嘴!”那人玩笑般的一拳招呼了过来,他装模作样“啊呀啊呀”地乱叫着抱头躲蹿,一眼瞥到仍蹲在一旁的沐橙正眯着眼睛笑着看他俩,连忙朝那人一指:“好沐沐,你看你哥又欺负我。”

沐橙转了转眼睛,笑嘻嘻地回他:“才没呢,哥哥那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会欺负你!”

“怎么不可能!”他朝那个妹妹口中的温柔好哥哥看去,却见那人眉眼弯弯,很配合的耸了耸肩。

他连连摇头:“啧啧啧,你们这对兄妹啊,就喜欢串通一气。”

“有吗?”身为哥哥的无辜地眨了眨眼。

“有吗?”好妹妹亦步亦趋的学着哥哥。

他哼了哼蹲下身摆弄花儿,身后一大一小两只互看一眼,很有默契的捂着嘴偷笑了起来。

2

回去后他趁空上网搜了养花指南,记得差不多时伸了伸懒腰,习以为常地去瞅坐在旁边的那人的屏幕。未料一眼看到的是和自己屏幕上相同的页面,让他几乎错以为看的是自己的电脑。

不过他很快回过了神。

他知道这人一向对妹妹的事万分上心,会去花时间留意花的种植,也在意料之中。

那人这时也注意到他的目光,停下滚动着鼠标的手,转过头,视线掠过他的屏幕,自然也发现了这个巧合,眉眼间溢出淡淡笑意。

他冲那人挑了挑眉,两人心照不宣。

3

后来那朵花在三人的细心照顾下长得很好,嫩黄的花瓣摇曳生姿,春天到时常有蝴蝶停驻,再过几年竟也长开了一小片花丛。

沐橙一直很开心,这些花现在基本都是由她来照顾。两个哥哥一起手把手教了她怎样呵护花朵之后,便把这事全权交给她来做。沐橙年纪虽小但很懂事,她知道他们在网游里还有太多事情要操心,所以包括照料花儿在内的很多琐事,她都努力揽下。

花草的生命有时候真的很旺盛,再加上有人精心浇灌,孕育于大自然中的微小存在顽强的可怕。

刚种下那年他们没有闲钱买下花盆,后来花朵繁衍茂盛,在附近开成一片,即使没有温室的呵护,也一样不屈不挠。

一直到进入嘉世的第一年,那些花儿依旧好好的生长着。

花尚且开的热闹,只是种花的人,却无端的少了一个。

4

他们依旧过得节俭。

联盟刚办起来时,选手的待遇并不怎么样。为了照顾沐橙,他没有搬到战队宿舍,两人还是住在原来的屋子。每个月的薪水,除了要交房租大头,还要供其他日常开销,一个月下来往往剩不了多少。

第一次领到工资后他拿出一部分给沐橙当零花钱,沐橙说不要,他就将钱往她口袋里一塞,难得拿出了做哥哥的气势,不容拒绝的说:拿去拿去,女孩子家就要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沐橙没再说什么,低了头乖乖收下。

这事原先都是那人做的,此情此景历历在目,两人默契的一字未提。

5

他将每个月的余款存了起来,等到新年时,要给沐橙添新衣。

他相信那人在的话也会这么做。

前几年沐橙的新衣正是他们两人省吃俭用努力接单凑出来的。做哥哥的他们则是一贯的穿着地摊上淘来的便宜货,夏季是大T恤加大裤衩,天冷了就多加几件旧外套,两个人还经常拿错了混着穿,反正哥两个也不介意。就这么一年一年下来,倒也过得满足自在。

6

沐橙把那朵花轻轻放在墓碑前。

墓碑是最简单的石碑,石碑很薄,材质也普通,朴素至极。

那时候他们根本拿不出钱来下葬买坟地,他四处借钱,负债累累总算得了公墓里一小处地方。沐橙从来体谅一切,当初也说过这事难办的话并不强求。

可他在这事上有着极为固执的坚持。即使到最后也只得这般简陋的石碑,但这对他意义不同。他必须得在这世上留点什么,为那人,也为自己。

到如今他已将欠下的钱一一还清,却仍是未能将石碑翻修。沐橙说哥哥不会介意这些。他说他知道,然后看着那朵花,久久的沉默不语。

常规赛已打了大半,他所在在嘉世战绩甚好,队员们个个兴奋不已。

这本应该是他们两人共同创造的局势,可现在却要他独自一人打下。

——是不是因为你这家伙天才过人,连上天都嫉妒了,所以那么早就收了你?

——你倒是走的轻巧,就这样留下我和沐橙。没了你,往后的几年,又要怎么过……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没有点燃,只是轻轻地放在冰冷的石碑前。

 

7

第二年的清明,他带着沐橙再一次来到了这里。

在战队的日子忙的不行,自去年的今天之后,他便再没有空余过来瞧瞧。

这一年他们过得好了许多。联盟渐渐发展的井井有条,而嘉世在上一届得了冠军,选手的福利自然有不少提升。只是他没有接任何商业广告,甚至从未抛头露面于公众之前。陶轩为这事找过他很多次,从战队影响到个人收益,苦口婆心扯了一堆,他依旧断然拒绝。陶轩无奈,便随了他去。

他摸着石碑想,哎,若是你在,兄弟我也用不着遭那么多罪不是。你又不像我要避开家人,再说你这家伙,要相貌有相貌,要技术有技术,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你性格确实比我好了不知几倍,放出来绝对是媒体的聚焦点老板的摇钱树。

再说他也想好了,若是他们两人进了同一个战队,那队长什么的都扔个那人当,他只要埋头打比赛,哎哎,那样可真是轻松自在。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已是无用功。

8

沐橙这次换了一束花,他依旧叫不出名,却也没问。女孩子对这种事最有研究,他则没兴趣不上心。

他拿出一支烟,比之去年烟的牌子稍微好了些。

他将它竖在碑前,依旧没有点燃。

周围有很多来扫墓的人,仪式各种,香火气也重。对比下来,他们这儿简简单单,老样子一束花一支烟,无甚讲究。

不像别人习惯与故去的人絮絮叨叨,他来此地时基本保持沉默,只是站一会,然后静静离去。

他想给那人一份独有的静谧与平稳。

他知道那人喜欢这样。

今年的钱已够翻修墓碑,可他想了想还是觉得没有必要。

活着的人只需在心中记着回忆,故去的人便让他们安静的长眠于此。

9

第三年的清明,他和沐橙如期而至。

南山公墓对他们而言已是很熟悉的地方,到达墓碑的那段路程简直熟门熟路。

每一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常规赛最火热的时刻。嘉世已连斩二冠,豪门之气显露,一时间,无人能撼其位。这个赛季的嘉世,依旧气势不倒,夺目逼人。他想,这一切或许是有那人保佑吧——他不信鬼神,可他独信那一人。

他留意到沐橙手里的花,又是一个新的品种,他依旧不知花名不懂花语,可他知道沐橙带着这花一定有其意义在。

他又想起家门口的那一丛花,还是开得茂盛,生命力强的令人惊叹。明明捡来时只是奄奄一息即将被弃的样子,如今却如此富有生机。

只是不知道,最初的那一朵,又是否还存在。

 

10

第四年的清明,他们再次站在了这里。

这一年沐橙也进了嘉世,操作着沐雨橙风,配合着一叶之秋,最佳搭档名声响亮。嘉世已连夺三届冠军,不过强势的战队也越来越多,冠军角逐激烈,在结果出来之前,什么都不好说。

他们搬离了那处老房,一起住进了队员宿舍。走前他最后看了一眼门口的花。他知道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来照料它们,可他相信它们已经能靠自己生存下去。

石碑前的花又换了品种,唯一的一支烟依旧孤零零地竖在前面。

他想,他已经习惯了用这样的方式来回忆。

 

11

他总是带着烟,却从不在这里点燃。

他看着沐雨橙风,想起那人建号时的模样。

他口袋里揣着一叶之秋,回忆起两人并肩战斗的种种。

他收着一叠初版账号卡,一个个ID一个个角色全是那几年共同打拼的回忆。

 

哎……

 

明明不想再记起这些的,可有些事情总忍不住跳出来。

还是……有点想你。

 

你看沐橙已经长成大美人了,也当了职业选手,她过得很好,放心了吧?

 

对了,你说嘉世今年还能再夺冠军吗?

12

沐……秋?

 

END

评论
热度 ( 8 )

© 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