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名字来源于本命名字

什么都吃,国产、欧美、蝴蝶蓝等X点小说、仙剑古剑、新番老番、原耽……各种cp都吃

兴致来了产出点渣作_(┐「ε:)_
来找我玩吧!

[全职高手][乔叶]昔年与今时

清水粮食/短篇1万字

笔力弱写的不怎样,试着把自己对小乔和乔叶的浅薄解读在文中表达



 

机房里键盘的敲击声与鼠标的点击声嗒嗒作响。

乔一帆摘下耳机,幅度很小的活动了一下肩颈,然后轻轻推开椅子,站起身。座位两旁的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静,仍是专注地操纵着屏幕那头的角色。

他想了想,顺手拿起隔壁桌上空了的水杯,然后自然而然的走到饮水机边,将手中水杯倒满。

 

他并没有急着回到座位上,今天的日常训练刚刚完成,现在正需要适当的放松。兴欣向来宽松,对每一位队员要求不多,在额定的操作练习之外,有很大的自由度。

虽说因为出身冠军队,乔一帆总是习惯性地以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可劳逸结合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因而除去例行的手操时间,他也会间隙性的稍作休憩,活动一下僵硬的脖颈,顺便帮队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说倒水。

乔一帆这边站着休息,那边几排电脑前是他熟悉的队友们,都很认真的做着手手头的事。

端着杯子的少年很淡的笑了笑,他知道,其实兴欣的每个人都很努力。

然后他的目光忍不住移向一个人,他如今的队长,叶修。

 

这人可谓是他命中的转折点,如果没有他,就没有现在兴欣战队的乔一帆。

他自进入微草战队以来便未曾有过出头之路,虽有努力,却从来都是看着他人进步如飞,自己的水平则是停滞不前。前队长王杰希的关照都落在了好友高英杰身上,自是顾不到他这连替补都轮不到的透明队员。所以,在此之前,乔一帆从没想过能与叶修这样的大神有所接触。

荣耀教科书之名他自然听过,这般传奇之人和他的距离几乎遥不可及,一如曾经的队长之于自己。却不想机缘巧合之下被叶修注意到,更是在他的指点下做了一番新的尝试,使自己的未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所以对叶修,他一贯敬重又心怀感激。

 

他回到座位,将水杯轻轻放在隔壁桌上,旁边的队友忙里偷闲说了声谢谢,乔一帆微笑着说不客气,然后带上耳机,开始又一轮的训练。

已近中午,大家也陆陆续续完成了手头的练习,接二连三的打了招呼,起身去找外卖。

安文逸走前问乔一帆要不要一起,他摇摇头,略带歉意地说,不用,稍后我就过来。

 

训练室渐渐空了,只剩乔一帆独自一人坐在电脑前没动。

方才重开训练时他遇到了一个难以突破的瓶颈,换了好几种思路都难以突破。乔一帆性格认真,又有一点小执着,碰上这样的问题,总想赶快自己解决。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一寸灰在他的手下动作灵活、气势沉稳,每一个操作间,都透着账号主人的性格习惯。

再一盘结束,虽然问题还没解决,不过还是有了新一步的小小突破。

乔一帆轻轻舒了一口气,然后将训练系统退出,回到人物界面。屏幕上面容冷峻的鬼剑士抱胸而立,深邃目光好似穿过屏幕看向这边。

他看着这个熟悉的角色,禁不住愣了神。

 

一个角色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是非常特殊的存在。选手赋予角色灵魂,而角色展露选手技巧。

与战队给他的刺客不同,一寸灰这个号,是他亲手建立的。

如今的联盟,职业选手已经很少会做建立账号这样的事情了。除非是老一辈的职业选手,带着自己在网游时使用的账号加入战队,再由战队对之加以改造修饰,才能拥有从一开始便属于自己的账号卡。

联盟发展后期,选手加入战队时通常都会舍弃原先角色,而由所属战队分配属于他的账号卡。

这样的账号卡,从建号创名练级到设计形象装备武器,无一不是战队技术部人员的流水线工程,比起个人琢磨着练起来的角色,确实是很有力的武器。

但也只是武器罢了。

 

虽说时间能促进感情,一个人与一张完全陌生的账号卡也可以在一场场比赛中磨合出情谊,但有些东西是不能替代的。

没有一个职业选手不是从网游玩起的,而每一个真正爱着荣耀的人,都有一张感情最深的账号卡,也许是自己一手创造的,也许是他人交付给自己的。

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心中都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荣耀梦。

 

拿着微草给他的刺客时乔一帆想,这是战队对他的肯定,要好好把握。

虽然对于刺客这个职业不算最了解,同样他自己也清楚,微草俱乐部给他这张账号卡只是因为正好缺人,直接点说,这叫替补。

可他仍是很开心。

 

出入联盟的少年还相信着努力能换来回报,就算没有奇迹,也能踏踏实实一步一步走下去。他进的是冠军队微草,有着拥有魔术师称号的队长,他和好友一起对未来的憧憬分外美好。

他却不知道未来的一年与他初始的预期有多么的大相径庭。

 

离开战队那天也是送出账号卡的时候。

把账号卡交到经理手中时,他想他应该感到不舍,可真正的感觉却只是如释重负。

不是没有感情,在微草的点点滴滴,训练营时的努力,高英杰的陪伴,王杰希队长的指点,他都不会忘。

所有美好的回忆,都是伴着这张账号卡一路走来的。

 

但若要追求新的目标,就要学会割舍。

他做到了,所以他现在站在了这里,成为了兴欣的队员之一。

 

乔一帆伸出手,指尖轻轻触碰着屏幕上那个承载着新的希望的角色,然后很淡很淡的笑了起来。

 

 

 

叶修找到乔一帆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方才在楼下吃饭时没有看到乔一帆,问了一圈才知道他还没有下楼,叶修想了想,便上楼来找。

 

他站在乔一帆身后,伸出一只手在对方面前挥动几下,少年吓了一跳,立刻回神。

“叶修前辈?”

“嗯。”叶修懒洋洋地应了一声,随口道,“一帆啊,挺专注嘛,在想什么呢。”

“没有啦……”乔一帆有些局促,实话实说道,“只是白天训练时有一个步骤没有弄明白,所以想搞清楚。”

“什么问题,说来听听。”

“是之前看了李轩前辈的一段比赛视频,里面有一段很厉害的连击,我想学学看,不过试了几次都没能做到。”

“哦,李轩啊……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了。”叶修弯下腰,右手握住乔一帆放在鼠标上的手,很熟练的登陆进去,速度很快的调好技能盘,左手拉开键盘,配合着鼠标的点击嗒嗒嗒几下做了个示范,然后起身,问道,“你看是这样么。”

“啊……是,是的!”乔一帆有些目瞪口呆,叶修刚才的操作极快,短短十几秒就完成了整套动作。不过一想到这人是叶修,也就没有什么难解释的了。

乔一帆喃喃道:“前辈真的好厉害啊……”

“是吗,我也觉得。”叶修很愉快的表示赞同,顺便吐槽,“李轩这小子,刚才那个技巧学的还是我以前披马甲写的攻略。”

“哎?”乔一帆更惊讶了。

叶修挥挥手道:“早八百年前的事了,先别管它,这个技巧虽然耐用不过也有不足,回头我教你一套更好的。”

乔一帆高兴道:“谢谢!”

“不谢,饿了吧,赶紧去吃中饭吧。”叶修指了指旁边的休息室,“我帮你带上来了。”

训练室不准吃饭,乔一帆便跟着叶修走过去:“多谢前辈。”

“还客气啥,快凉了,赶紧吃。”

“前辈你也……”

“我不饿,刚才已经吃好了。”叶修拉开一旁的座位坐下,看着乔一帆道:“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认真是好事,不过也别到废寝忘食的地步。”

“嗯我知道了。”乔一帆捧着饭盒点头。

叶修坐到沙发上,拿了份电竞之家的报纸来看。乔一帆很迅速的解决完午饭,跑下楼扔了饭盒,顺便跟着同样吃好了的大家一起上楼。

时间紧迫,下午的训练很快跟着开始了。

 

乔一帆路过休息室的时候,看到叶修还在里面,便在门口问了声好。

叶修收起报纸走过来:“一帆,有时候不用把我看得太神,明白吗。”

“前辈?”

“你知道你最突出的是什么方面吗?”叶修却又换了个问题。

“……大局观吧……还有,团队战协助?”乔一帆不确定的说道。

 

乔一帆被叶修夸奖最多的就是大局观。

四大战术大师之中,喻文州仔细,张新杰严谨,肖时钦耐心,而叶修的大局观最为突出。

这或许也是他很好继承的一点。

也是他和叶修相像的一点。

只是叶修懂的太多,精通的太多,旁人只及他本事之一,他却是各方各面手到擒来,这样看来未免厉害过头了,可叶修拿事实证明了可靠性。

 

“对自己自信点。”叶修这样说,语调平静,口吻认真,“比罗辑更认真,比安文逸更谨慎。我所熟悉的你们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就属你和以前的我最像。你的路还有很长很长,一个人的旅程很寂寞。即便如此,你也愿意走下去么?”

乔一帆抬起头,目光如星。

“我愿意。”

 

“那就好。”叶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拉着他一同朝训练室走去,“不要让我失望啊。”

乔一帆“嗯”了一声,内心慢慢涌起一股说不明的澎湃。

他暗下决心,这个赛季一定要和前辈一起赢得荣耀。

 

后来他也确实做到了。

 

 

 

第十赛季,兴欣一路过关斩将,夺得了冠军。

 

庆祝的晚宴上,他们轮着向叶修敬酒。年轻一辈的是为着敬意,另一拨人则是起哄凑热闹,笑说不醉不归。

职业选手为了更好的精神状态,向来极少饮酒,而像这样的庆祝场面,通常也就一杯了事。

兴欣战队里基本都是年轻人,乔一帆成年不久,再加上性情乖巧,对酒这种饮品拒之不及,喝的自然是果汁。安文逸罗辑都是大学生,完全喝不来,总是很快就倒下。方锐苏沐橙都是多年职业选手,习惯性的不去多碰。莫凡每次都把自己灌的醉醺醺的,包子则是一个人喝的畅快。老板娘陈果颇有几分酒量,来来回回向每个人都敬了几杯。叶修依旧拒喝,理由如常,兴欣众人也知道他的破酒量,没有过多纠缠。

 

倒是老魏浑不在意,一手端着杯高档酒,神神唠唠的说着什么“这个赛季打完老夫就退役了,管什么手抖不手抖,喝的尽兴就好!到时候拿着老夫的资产,好好享受享受!”

众人哈哈大笑,兴欣的大家当然知道他说的都是实话,可话从老魏口中说出,就是带着那么股猥琐。

魏琛对此毫不在意,他晃了晃酒杯,看向叶修道:“喂老叶,我看你也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退?”

叶修说:“少啰嗦,我还想多打几年呢。”

老魏“啧”了一声道:“哟,你还很有斗志嘛!”

叶修端着果汁,神色平淡道:“荣耀这个游戏,再打十年都不腻。”

 

“得,你就吹吧!”老魏似是喝的有些多了,脸颊泛红,嗓门拉大,话也变多,“你这话也太理想主义!再打十年?你状态还跟得上吗?今年你拼的这么厉害,职业寿命该减了多少?你还能坚持几年?得了得了,我老魏就是一注重现实的俗人,跟你不好比!”

魏琛说的直接,却也是事实,只是这话当面说出,到底有些不好看。兴欣其他人听见了,清醒的安静了下来,还醉着的也晕乎乎的望过来。苏沐橙咬了咬唇,陈果的担忧之情毫不掩饰的浮于面上。

乔一帆抓紧了手中的酒杯,不知为何,他有些不敢去看叶修。

叶修却并没有受多大影响,只是反问道:“你真的不在意?”

“在意什么?”

“少装,如果不在意,你从蓝雨退下后的那几年又在干什么。”

“呵呵呵……就和兄弟几个随便玩玩呗。”魏琛打着哈哈,将话题扯了开去。

乔一帆却是眼尖看见魏琛端着酒杯的手抖了一抖,他觉得胸口有点闷。他看得出魏前辈心里不会好到哪里去,只是这个蓝雨前队长从来不会表现出来。

 

电子竞技是项残酷的职业,从事于此的每一个人都会在自己最好的年华里付出一切,然后在状态下滑后默默离去。退役是个不可避免的话题,但凡职业选手都要面对。没有人能盛况永恒,当打之星也终有一日会退下这个荣耀的舞台。

乔一帆自然明白这些道理,可他心里还是说不出的难受。

一个战队里新老更替其实是很常见的事情,老将离去,自有年轻的新鲜血液来补充。

退役,转会,意外的事故,离开的前辈,曾经的队友变成如今的对手……这些事或许不常见,但也不少见。

乔一帆成为职业选手的这两年,多多少少耳闻目见了些许,甚至有些就发生在自己身上。职业选手的素养让他知道要平静的接受这一切,可不过是少年的他禁不住感到难过。

他知道,任何一个深爱着荣耀的人,都会希望自己能够一直打下去。

这个游戏承载的是他们这批人的梦想,没有谁希望早早退出,也没有谁会选择轻易放弃。

那些不服老的老将们,手速下滑,状态不佳,注意力难以集中,虽有卓越的判断力与对敌经验,却往往力不从心,发挥不出应有的水平。若非身体年龄的限制,或许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一路继续,就像在普通的岗位上一样,一直一直把荣耀打下去。

然后这终究只是一个一戳而破的美梦。

很残酷,也很现实。

如今崛起的新一代大神,光鲜亮丽,闪耀战场,逐渐地将前辈们比下去,然而他们所拥有的巅峰也不过这几年,等再一辈青年人登台亮相,被比下去的便轮到他们。

时间待人都是公平的,再天才的人也有谢幕的那一天。

一代一代,轮回不停,都是如此。

 

乔一帆忍不住去想,叶修前辈……他还能再打几年?

说实话,即使是第十赛季的这一年来,他们也常常为叶修的状态而担心,只是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心知肚明,没有放在表面上。当然,叶修成功的坚持了下来,大家也都是松了一口气——他们都知道这个赛季的输赢对叶修的重要性,王者归来,不成功,则成仁。

第十赛季总算是赢了,可是,之后呢?

 

方锐进兴欣前就曾在酒席上直白的指出,兴欣现在看似愈发强势,但是架子很虚。这支草根网吧战队,东拉西扯来这么些各有所长之人,大家共同努力、拼死拼活地通过挑战赛进入联盟。一时黑马,着实耀眼,却难持久。

老魏会退役或许是再清楚不过的事情,然而他们也知道,叶修同样打不了多久。

他的荣耀历程已经有十年之久,他的年龄放在联盟已堪称老将。

等到叶修也退役,失去了这个最大支柱的兴欣战队的未来又是何去何从?只剩下年轻一辈的他们又该如何拼搏?光是他们这些人,能不能胜任接下的一切?

 

乔一帆对这些都不能确定。

他的荣耀资历还浅,把握不了太多东西。

这个年纪的他们最需要的是前辈的提点,可他的前辈正在离他远去。

 

离开微草来到兴欣后,他以为自己找到了真正的目标,不再迷失;而现在叶修不会再打多少年的事实摆在眼前,他似乎又一次找不到方向。

过去的一年不是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只是为了比赛一直在加紧训练,没空思考多余的事情。现在冠军在手,不用再整日集中精神绷紧弦,平时没有多加考虑的问题直白的浮于眼前,不得不去面对。

乔一帆突然发现,对于未来,不管是战队的还是自己的,他都感到分外迷惘。

 

他忍不住抬眼去看叶修,未想正好撞上对方看过来的视线。

 

叶修抬起装着果汁的酒杯向他举杯示意,说:“一帆,要继续加油啊。”

乔一帆连忙点点头:“嗯,我知道!”

叶修表情很淡的笑了笑,又说了一句什么,只是这一次说话声很轻,乔一帆并没有听清楚。

坐在叶修旁边的苏沐橙听见了,略为有些惊讶地看了眼叶修,又似乎想明白什么,回过头来冲乔一帆甜甜一笑。

乔一帆很礼貌的点点头,再看向叶修时,心中突然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冲劲。

……不管未来如何,至少此时此刻,他还将继续追逐他的脚步,只为再夺荣耀。

 

 

 

后来乔一帆还是从苏沐橙口中得知了叶修那天说的话。

 

——兴欣的将来,就交给你了。

 

这是叶修的原话,苏沐橙一字不漏的转告给他的时候,他本是受宠若惊到不敢相信的。

直到叶修再一次亲口对他说出这句话,在他退役的当天。

 

乔一帆还记得叶修说话时的样子,整个人的神情都比平时放柔了不少,带着笑意看向他,然后伸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发。

他有些恍惚,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好友高英杰。

 

在微草的那一年,他与别的队友们早已习惯了王杰希对高英杰的赞赏,同样也不是没有听过王队说过类似的话,“微草的未来就托付于你了”,多么的相似。

……是不是,但凡队长都是这样的呢?

 

他有过两位队长,却是差异颇大。

他对王杰希从来都是敬畏,并且不敢逾矩;可面对叶修,却忍不住想要走的再近一点。

其实真正接触叶修后很容易发现,这位大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他常会和年轻队员开玩笑,偶尔与方锐魏琛说着没下限的话,也正是这样,往往让人更觉亲切。

 

乔一帆总是忍不住拿微草和兴欣做对比。

在兴欣的日子和微草很不同。这里没有人会使唤他做这做那,也没有人会瞧不起他无视他,有的只是包容与融洽。

他离开的是名声赫赫的冠军队,选择了这支实实在在的草根战队,期间差异,若非亲身经历,难有感触。

这是他成为职业选手以来最胆大的决定。

而现在回想起来,虽有不舍,却并不后悔。

 

他喜欢这里。

喜欢兴欣的气氛,喜欢兴欣简陋却温馨的训练室,喜欢兴欣的每一个人。

兴欣对他来说,或许是最正确的选择。

 

乔一帆来兴欣后,叶修总会让别人多学学他。每每此时,乔一帆都会很不好意思,然后谦虚的表示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也要向大家学习向前辈看齐。

他内心清楚,在兴欣这一年,他确实学会了太多太多。

也看到了很多。

 

他看到老魏抱憾退场沉迷于网游中终于决心重回联盟再战一回;看到方锐在老战队的失意被队友的排挤转会于此改气功师仍不放弃;看到安文逸忍住舆论暗自练习一人牧师单带百人副本;看到苏沐橙独自拼搏发挥出辅助之外个人高水准……看到叶修离开嘉世卷土重来一人重新拉起一支战队揽尽大多事务常常熬夜整理比赛资料只为第二日的及时复盘。

他也看到过去那个微草的乔一帆,从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选手,慢慢变成一支战队的重要主力,一路走来,成为如今兴欣的乔一帆。

 

第十一赛季的时候,叶修依旧留在兴欣,他只说,他还想再拼一把。

队长的职务被交给了乔一帆,兴欣众人对此都没有异议。

叶修依旧在坚持,但状态下滑的厉害,上场越来越少。他自己又看的清楚,对乔一帆要求严格,对自己更严。乔一帆看的心痛,却又不能多说什么。

队里也来了新人,虽有对大神的憧憬,但毕竟今不如昔,时间一久难免有闲言蜚语。

乔一帆听到过几次,很是严厉的把几个小鬼叫出来批评了一顿。他们其实年岁相差不大,乔一帆不过二十,却比他们成熟好多,他一指责,便都不敢再多嘴。

 

十一赛季结束后,叶修上发布会,正式宣布退役。

整整十年多荣耀历程,终是结束。

叶修跟众人告完别,便离开了兴欣,走时并没有说自己要去哪里,乔一帆只能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

 

那天晚上乔一帆独自一人来到兴欣网吧顶楼的天台,点缀着繁星的寂静夜空很美,少年仰着头,将右手举过头顶,星光透过指缝,落在他眼睛里。

 

他回想起初遇叶修时的场景。

那是他永远不会忘怀的最美好的回忆。

 

 

 

那次在竞技场,叶修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哦,是你啊。”

乔一帆很是欣喜,这样熟稔的语气,正说明对方之前有注意到自己。

叶修说他大局观很好,协作意识很强,适合阵鬼这个职业。然后又对他说,试试鬼剑士吧——辅助队友为主的,主修鬼阵的阵鬼。

 

不管怎么说,荣耀经验丰富的叶修,在看人方面还是很准的。

不是说王杰希看不出,只是从微草的角度而言,整体实力最低的乔一帆并不适合微草这个冠军队。再加上乔一帆性格使然,没有受到重视,反而被同伴排挤。

越是职业选手的水平,差距就越小,所以哪怕一丝一毫的距离,也会影响很多。

乔一帆并不差,不然也不会入选微草队。

 

“拿出点勇气来!”

这是叶修说的最后一句话。

 

第二十二轮比赛,微草队爆冷门,只赢得了三分。

赛后乔一帆迫不及待的带着一寸灰去网游找叶修。

看到“一寸灰”这个名字时,叶修立刻猜想到了什么,果不其然,通过好友申请后,对方发来消息:“前辈,我是乔一帆,微草战队的那个刺客灰月。”

“哦,是你啊!”叶修的话和那次竞技场第一句话一模一样,虽然平淡,对乔一帆来说却是最大的肯定。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用着低级的小号,没有突出的装备,就像普通玩家一样在网游里探索。

乔一帆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一点一点慢慢接受叶修的教导。从最基础的副本开始,透过无数细节发掘技巧、锻炼意识。

在这样的练习下,他愈发感受到叶修的厉害。

他们隔着网,没有系统的训练环境,但叶修却能利用好手头一切资源,不得不让人佩服。

乔一帆进入联盟的这些时间,极少得到前辈教导。如今叶修一番指点,让他在颇为不真实的感受之下,更是明白要好好珍惜现在。

他不知道这一切能持续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究竟应该怎样。

过去在微草他得过且过,现在机遇来临,便要把握好每一分每一秒。

 

这一年,乔一帆只打了一年多的荣耀,在队内不受关注;而叶修则是教科书级人物,一路荣耀,已是近十年。

 

每每回想起配合着叶修在第十区刷副本的日子,乔一帆都禁不住要微笑。

那是他接触荣耀以来,最美好的时光。

 

后来他终于带着行李找来兴欣,叶修向众人介绍自己的时候说:“他叫乔一帆,在网游里你们都认识了。单挑的话,他确实一点也不出众,不过像副本这样需要团队发力的地方,才是他真正的舞台。”

加入兴欣后,他整个人生好像也跟着亮了起来。

他在这支队伍里受到了极大的重视。

如果没有鼓励,要一个人熬过一切,绝对不容易。

比起高英杰,他确实没有多大天赋,但他在清醒的认识到这点后,依旧谦逊努力,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大抵说的就是乔一帆这样。

刺客是孤独的,可乔一帆并不是一个甘于寂寞的人。

乔一帆知道,这个选择对自己来说,是一条沉甸甸的荣耀之路。

 

 

 

十一赛季叶修走后,一晃几年,乔一帆已成为联盟数一数二的当打之星,手下一寸灰也成了第一阵鬼。兴欣不落下风,逐渐成为联盟中不容忽视的强力战队。

对于一个职业选手来说,能做到这些已算得上成功。

然而乔一帆还是时时刻刻想起一个人,那个人离开了他付出了所有青春的荣耀,他不知道他在哪里。

 

他一直记得在网游里初遇那个有名的散人时,对方淡淡一句“哦,是你啊”。

他也记得那次全明星新秀挑战赛,他鼓起勇气表现,却是惨败收场。正在迷失不前的时候,叶修自黑暗中悠悠走来,简单提点,让他看清了前方道路。

 

叶修少年恣意的年代,他看不到;叶修重整旗鼓的脚步,他追不上。

乔一帆有时候会叹息自己生的晚,没能早一步遇上叶修,没能亲眼见证他最光辉的几年。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仅是现在这样就很不错。毕竟放眼整个联盟新生代,能得到叶修亲自指点的又能数出几人?不管里面有多少机遇缘由,至少他得到了这个机会,那就要珍惜。

他是后辈,叶修是他的前辈。乔一帆清楚现在的自己距离那人还是很远,一如当年,但他希望自己终有一日能与他齐肩。

他想要的,或许只是对方的一个承认。

 

然而即使他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希望加快自己的成长,终究赶不上对方离开的速度。

他的荣耀之路才刚刚启程,可他追逐的人已走至路的尽头。

 

 

 

十五赛季的时候,兴欣队长乔一帆带着队员们拿到了这个赛季的第一。这是继第十赛季后,兴欣再一次夺冠。

比赛场里兴欣的粉丝欢呼成群,他和他的队员们一起上前领取奖杯。

乔一帆站上颁奖台,脸上带着笑。眼前这般熟悉的场景,让他几乎以为回到了五年前的同一刻。

 

一直到退场后,队员们还沉浸在夺冠的狂喜之中。如今兴欣的队员已经与当年的成员大不相同,因而从没感受过夺得冠军的滋味。

乔一帆虽然也久违冠军,但他还是表现的很平静。他没有和队员们一起闹腾,而是独自一人先行离去。

五年来,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过去的场馆倒是未曾有变。乔一帆选择了一条没人注意的小路,这还是当年叶修告诉他的,不想走到一半却看见另一个慢慢走着的身影,乔一帆先是疑惑,再仔细一瞧,却发现对方太像记忆中的那个人。

 

他试探着开口,叫住对方:“前辈?叶修……前辈?”

“哎,被你发现啦。”那个熟悉的身影转过身,还是一样的表情,还是一样的动作,叶修对他笑了笑:“我看了你的比赛,一帆啊,你做的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真的吗?”

“当然。”

“前辈你……还在关注荣耀吗?”

“一直在看,一帆不错,经常看到你上报呐。”

乔一帆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他走上前,带着些微的哽咽说:“谢谢前辈……谢谢。”

“谢啥,还是那么客气啊。”叶修伸手揉了揉他的发,动作一如当年。

乔一帆摇摇头没说话,却是微笑了起来。

 

从什么也不会的后辈到带领一支战队夺得冠军的队长,从当昔年到今时,已过了五年。

他终于追上了那个人的步伐,终于得到了最大的肯定。

 

 

END

 

 

评论
热度 ( 57 )
  1. cishan云天 转载了此文字
  2. 雨燕双飞云天 转载了此文字

© 云天 | Powered by LOFTER